(原创意识流伊人综合在线)《原来快乐来得那么平常自然》

(原创意识流伊人综合在线)《原来快乐来得那么平常自然》 作者:文/奇境 一阵割草机的“隆隆”轰鸣声将沉睡惊醒,草的香气扑面而来,即使高高的窗帷远离地面也能嗅到草的清香气息,打开手机,一行行字体是那么的整齐,一大把夜间温柔的私语仍然有温度和湿气呼出,那是潮式呼吸,散发着心跳的浪漫情节。所有的脉搏匀称的在黎明的天空弥散开来,形成气流。一双眯缝的小眼睛下有一个高耸的鼻梁架着眼睛,挡住了方形的唇,草香留下的瘦小却是健康型的那一种白色世界,它在割草机前微笑,是圣洁的世界。 整个的世界被这美好的事物所羡艳着,音乐在池塘的水泡上起舞,短发与长发的岁月在接力赛的跑道上进行着,一直通向绿色的林荫大道上拐了个弯又折回,狭小的现实空间已经在大海的梦境中静静的随波逐流,在大海的梦境里沉睡的夜读到了人性的坚强与自信,大浪拍打暗礁,白色的泡沫在沙石里澄清,那是一只大鸟的天堂,带着白色的思考,站在死亡的分界线上挥舞臂膀,没有勇气面对死亡,将生命放逐到了更远的天国里,或者慢慢坠入到城市的纷繁复杂里与污浊一起衰竭吧!夏日里的阳光显得有些恶毒,灼伤了你裸露的脸颊和双臂,还有那短裙下的洁白腿部。爱的小木屋是你的爱巢,可你没有去过那里,一直将爱闲置着,空缺在白天和黑夜的沉思之中了。 有一些你不得不去删除它们的存在,因为不能在阳光里太过暴晒你的肌肤,那些再也熟悉不过的却觉得陌生,以为别人照样陌生,结果不知所云,“我去捉青蛙”,然后几个哥们在野外架起火,炒着吃了这些青蛙,说是只放了少许盐巴和辣椒就吃了,“那一定很香!”田地里的各种虫儿的鸣叫声在你的手机里出现的时候听得是那么的真切,彷佛沉睡的空气都在听山间那守林孤独老人的情歌,“伊尔,伊尔”的叫着一个他曾经爱恋着女人。“没有事的,我想起了房东吵架的事,好玩”,是呀,那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有故事的人在呢喃着。“你也很凶呢”,如今只能听见这样的传说。“长得还行吗?”其实没有漂亮的脸蛋一样的是美丽的,这你是不知道的,可是人们还是喜欢漂亮、美丽。快乐在生活中处处皆是,你却一度在空气中去寻找,像个傻瓜一样的去找仅有的好空气。 三分之一已经是很多了,贪得无厌的家伙们总是在这些方面斤斤计较,全部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就像这意识流的产物总是在语言的一半形成新的可能,你需要去体会,去思考,去发现。就此这一些你便发现什么叫骚扰的痛,却没有在意同一样的感受在同一个人身上的遭遇。试探性的口吻一定要有胆识过人的气量才能应付得了。“想听实话和假话吗?”当然大部分人说:“想听实话”,但是,有时候善意的谎言真的是比实话好。看不起那大篇幅的文章里有许多的错别字,满不在乎这些,于是疏远来往,而有一些却放在心上,默默的在心里流淌千年的肌肤之渴,精神之疏,万年也无法成为事实,半夜蓦然惊醒思考和区分少数人的所为,白白的使一切奉献给了狭小的空间和区区事业之中了,在这寂静的夜晚,哪一盏灯光是属于光明的普照?正直与善良已经被物化,贫穷与富有就此在勇敢与聪慧中产生着爱与被爱的无法办到均衡。 又一次听到割草机的“隆隆”声音,大自然草的香气便围绕着,还是在清晨,于是,感觉到快乐就是从割草机滑过草坪那么自然与平常,你便认识了一切,不再叹息得与失的困惑,也好好的接受了狭小空间与区区繁琐事业。

上一篇:戏说宇宙原理
下一篇:幸与不幸
友情链接: trav365.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