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

尘烟旧事两茫茫,西风念断心影长。飞雪千翼为谁舞,沾尘惹絮遍沧桑。画屏凝辉碎晨色,黛檐瓦冷泣鸳鸯。去无计,留彷徨,空余红泪染碧窗,心字已成殇,泣下不成行。

--淡墨

风烟漫过记忆的足迹,回眸是疏花零落的斑驳,何处寻得流年的履痕。依稀踩过逝水无痕的时岁,深深浅浅的脚印已被征尘抚过,恍然如隔千年的错觉。斯年,一路坎坎坷坷,伴着起起伏伏的思潮,烙印的深痕浅痕一如月色飘零的光华,凄美,苍凉。太久、太远的感念,太近、太远的触动,穿行纷纷扰扰的思绪,有不堪重负的沉重。

年龄已过了萌动的季节,应是淡定的时岁,忧伤染指的光阴却是如此刻骨铭心。些许轻微的风吹草动都会漾起层层涟漪,波波涤荡。已知时空的遥,已知心路的远,已知路过花开,只是不经意回眸的路遇,时已过,境已迁,徒留萧然,空然,寂然。曾经的悸动,是清晨开窗摇曳在窗台的晨花,留下无法泯灭的印痕,惊喜又疼痛。经越几许时岁尘烟的风蚀,沉淀在心底一潭深泓,清澈又深邃。

渴望一场场的雪降临,将山城尘埃涤荡,低垂视线,不让阳光灼射,扩散了它的深,它的清晰,它的刻骨铭心。低首的瞬息,一颗清澈破碎,湮灭于尘埃。

望天,好远,是奋飞,思绪也到不了的地方,呼吸,却近乎窒息的痛在蔓延。天空纯净的让心空落无依,惊慌失措,无处遁逃,轻易,晕旋这无尘的海洋。光影疏年的倒影回放着曾经,是贪恋的记忆,也是不敢触及的茫然,是徘徊,也是决然的放逐,缠绕晨昏。

所谓的抵达,至眼前是匆匆的挥别,所谓的憧憬,至心头是海市蜃影。走进了,也走过了,走近了,也走远了,才发现不过是徘徊彷徨在边缘,履痕一直是心念涉及却从未踏及的路途。原以为世事不易,才发觉太轻易,春才来,秋已至,花才开,又已落,今天倏然已是昨天,昨天是不可复制的过往。此岸是彼岸,彼岸已在远方。月几次圆缺,季节几次轮回,身影几番辗转,眼际几次回眸,已沧桑了光阴,苍老了容颜,苍茫了曾经。

一直一直的后退,退到无路可退;一直一直逃避,逃到无处可避;一直一直赌注,输到手也空,心也空;一直一直奢望,结局总是如烟,如云,如风,如尘;一直一直一路走一路遗忘,却记得更深;一直一直努力辩清方向,奈何总在彷徨;一直一直不想留也不想去,奈何总在不停经历。

风云瞬息,年华瞬息,花开瞬息,月盈瞬息。该原谅这无法左右的时世,该放过执著的永恒,该放弃言语的随风轻易,该放流世事无情的来去,该忘记某个地方的花开,该忘记花香盈心、花间漫舞、花海的光色。因为,因为,那只不过是午夜的阳光,白昼的月光,浅眠时的南柯黄梁,醒来的惆怅。

半轮冷月依寒风,烛影摇碎落红,尘帘疏垂遥梦醒,对月望天明。诗卷未暖添新瘦,莫忆旧时重逢,人事花事半凋零,心字已成空。

一袭花开的季痕,一袭落败的锦殇,一袭陌路的坎坷,一袭风烟的过往,一袭流年飘零的无依,一袭清风满袖的惆怅,一袭尘色凄凄的回眸,一袭青芜千里的荒凉。雨是云说的谎,湿了心、湿了青裳;影是光说的谎,明里来、暗里藏;泪是眼说的谎,强作笑、却说无恙;绪是思说的谎,千里无声渡短长;夜是昼说的谎,藏匿了沉重的忧伤,聚是离说的谎,寒风起处独思量。

不语,任一季花开至荼靡;不语,任泪纷飞却说冬去;不语,任风来风去;不语,黑白颠倒的失迷;不语,任倾了泪湿了季。

花开是花落的因果,零落一季的薄凉,那辗辗转转的奔波与徘徊是失措的光影,暗自成殇。回眸,风依疏水,水逝尘沙,光影里的静候,蹉跎了心事的明媚与忧伤。指痕生凉,掬月成思,念旧记忆,念断前缘,念痛心扉,念尽今生。烟尘散落一地,落满千里。

允许沉睡在花开,醒来在凋零;允许雨雪在心头飘零;允许手心的温度融化飞雪为清泪;允许阳光不来、暮色渐浓;允许倔强的背影随风。看云聚了又散,浓了又淡;看天色明了又暗,深了又浅;看风近了又远,暖了又寒。看雨线是瀑帘,花飞绽笑靥,离歌作团聚,月缺视月圆;相忆是遗忘,短暂作永远。笑容此岸渡彼岸,近水变远山,一切在更新,也在还原。

紫陌青尘远寒阶,长亭并作短亭别,雨魄云魂望重渡,晨霜夜露化泪结。日西斜,暗长街,万丈红尘千尺劫,心字已成缺。若许卿一重高山,是否可为我奏一阙流水? 若馈伊一袭流年,是否可回我一片暖天? 韶华易逝,冷冷. 那不忆的回忆. 那永远的遥远...

风远。云远。

  

分类:伤感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1:29:55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shanggansanwen/1119.html=
本文标题:胭脂扣
友情链接: v3stio.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