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在历史中的记忆-——怀念我的外祖父

很想写一个人。我长辈中的一个人。这个念头已在我脑海里酝酿很久了。

可是我始终无从下笔,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个人,而且对他的印象也是从长辈们口中听到的零星的、支离破碎的讲述。

他在我的头脑里只是一个抽象的符号,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就是我的外祖父

外祖父是外曾祖父的长子,生于1912年,名允。16岁时与我的外祖母结婚,婚后育一女二子,即我的母亲和我的大舅、二舅。

1935年,23岁的外祖父考取了北京大学,从而辞别了双亲,辞别了弟妹,辞别了正值青春年华的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我母亲6岁,大舅3岁,二舅尚不满1岁,)毅然远赴北平读书。

他是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带着美好的梦想去北平的。

然而此一去竟是他的不归之路!

此一去留给家中众多亲人绵绵不断的思念——年迈的双亲对他们寄予无限希望、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的牵肠挂肚,独守空房的妻子的无尽哀怨,三个孩子对慈父的久久恋念!

在我脑海中定格的外祖父的形象,就是他去北平后曾寄回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在北京大学读书时的照片,儒雅俊秀的面孔,戴一副水晶眼镜,目光炯炯有神,留着当时青年学子的时尚发型,眉宇间透着一股英姿勃发的青春活力,身着高领长衫,这是当时北大学子的标准形象。另一张是他从戎后的照片,光头,身着戎装、武装带,斜挎手枪,神情严峻,目光威严,没有了学子的矜持与儒雅,完全是一副军人特有的威武神态。这些照片后来都毁于“文革”中了。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家、民族处于危亡时刻。和当时许多怀着一腔报国热情的热血青年一样,我的外祖父毫不犹豫地毅然中断学业,投笔从戎,慷慨奔赴抗战前线。到1942年,他已是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路军下属一个团的参谋长。

在北平求学期间,他又与北大女同学陶某相恋,并与之结婚,婚后生有一子,取名“随华”。这种事在当时的知识分子中是很普遍的,他将这件事都在家书中如实地、详细地告诉了家人。

我不知道我的外祖母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是何种心情,但我想得到,在森严的封建礼教约束下,她只有默默地流泪,只有默默地接受残酷的现实。她藏在心底的哀怨,藏在心底的痛楚,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在她的晚年,她曾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你外爷没良心!”

在抗战进行到最艰苦、最惨烈的阶段,1942年,外祖父率部在河南灵宝附近与日寇血战,在日军飞机的轰炸中,不幸遇难,时年30岁!

外祖父殉国后,当时的国民政府曾给家中来函,让家属去河南办理有关手续并领取抚恤金。对这个不幸的消息半信半疑的外曾祖父,强忍悲痛,指派女婿前去处理此事。只是由于当时正处在战乱之中,再加上交通不便,因而我的姑爷辗转到了西安后无法继续前行,不得不中途返回。从此,外祖父阵亡的具体细节就永远的成了一个迷!我相信这个谜底一定深藏在历史的某一页里,总有一天会重现于世的!

据说当时外祖父的陶姓夫人和孩子和他同时遇难(国民党军队的高官家属是可以随军的,)然而事实真相谁也不知道了,即就是他们母子当时幸免于难,现在这位陶姓夫人也可能已不在人世了,而我的那位叫“随华”的“舅舅”,如在世的话也应是近八十岁的耄耋老人了!

外祖父一去不返后,留给家中唯一的纪念,就是曾挂在他家堂屋屋檐下和大门顶端的两块匾额。这两块木匾是他考取了北京大学后,地方乡绅们送来的。挂在堂屋屋檐下的一块长约两米有余,宽一米左右,匾上所镌“积厚流光”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是时任甘肃省教育厅长的水梓先生的手笔;挂在大门顶端的一块匾额略小,上镌“青云得路”四个飘逸的大字(不知是何人所题,)这两块匾额都在“文革”中被付之丙丁了!

作为我的一位至亲长辈(虽然我没见过他,)许多年来,他的影子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显现。我佩服他当年在日寇入侵、国土沦丧、民族危亡之际,以一介文弱书生,毅然决然地投笔从戎,奔赴抗击侵略者的最前线。他和当时众多投笔从戎的青年学子们一样,都知道战场的风险,但他们又义无反顾!他的这种勇气,有他写给家中的来信中铿锵话语为证:“无国何能有家!国难当头,儿当舍家为国!”(这是母亲告诉我的。)他在杀敌战场上肯定是英勇无畏的先锋和勇士,因为他从军时间不长,就升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路军下属的团参谋长。虽然他在1942年为国捐躯,可他是为抗击日本侵略者而死的,他虽死犹荣!历史会记着他的!

当然,斯人已逝,魂归九天,他的行迹已成了历史的沉淀。作为小辈,应为尊者讳。可我对他当年停妻再娶一事,还是颇为外祖母鸣不平!他贪恋新欢,完全将家中为其养育三个子女的结发妻子抛置脑后。虽然这种事情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司空见惯,但不管怎么说,他是有愧于我那二十五岁就守寡、为家庭为子女、为孙辈操劳了一生的外祖母的!

尤其让我始终难以忘怀的是“文革”中的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场景。那些已丧失了人性的造反派们,凭着被“文革”激活的残存在身体里的兽性,发挥着超强的想象力,在斗争会上逼着外祖母交出所谓的外祖父从台湾寄来的信件(当时外祖父已经殉国快30年了啊!)他们这是在给外祖母伤痕累累的心灵上撒盐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枉披着一张人皮的造反派们,他们已经彻底疯了!他们用漫画恶毒地污蔑我的外祖母,说她是国民党的官太太……每当想起这些情景,我的心就止不住的颤抖!外祖父的在天之灵,你是否知道你的结发妻子因你而受凌辱?你的儿女因你而受迫害?你是否心里有愧!当然,这只是他的外孙为外祖母鸣不平而说的过头话而已。我想,外祖父如果活到“文革”中,他也肯定会灭顶于“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的!

好在历史已经拂去了人为地强加与它的种种不公。近年来,有关国民军正面抗敌的历史正在逐步恢复本来面目,影视作品里已出现了不少复原和反映这方面历史的作品。可我的外祖父,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路军下属的团参谋长,一个与日寇血战、英勇殉国的中国军人,他的悲壮行为的真实记录究竟藏在历史的哪一页上呢?它何时能让这位为国捐躯的战士的后人们能清楚的了解这一段悲壮的历史呢!

2012年12月6日

下一篇:难忘的母亲鞋
友情链接: www.m76h.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