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一朵,永不凋落

春秋更替,云水潇湘,阡陌里,开出的花浸染了流年。风走过,雪飘过,唯有,心中的那一朵花,永不凋落。

----------题记

三月的北方,乍暖还寒,嗖嗖的西北风吹醒了沉睡着的黄土高原。在尘埃扬起的路口,依稀看见,树枝换上了绿色的新颜。麻雀也叽叽喳喳在电线杆上多嘴起来。园子里的花草许是习惯了凛冽的西北风的狠吻,也纷纷蠢蠢欲动,悄悄探出了小脑袋。若是在南方,三月,便是踏青的好时节。而此时的北方,远望山也不青,近看水亦不绿。没有“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美景;也没有“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含杨柳风”的惬意。有的是西北汉子的朴实憨厚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有的是北方女子的矜持勤快和对家乡的热爱。

每到二三月,西北便是扬沙的天气。今天,肆虐了几日的沙尘暴终于停了下来,久违的太阳露出了笑脸,在这样尚好的天气里,我抱出房子里的几盆花于院子,让他们也沐浴一下阳光 。蓦然发现,父亲的君子兰又长出了几瓣嫩叶子,这让我在意外之中又暗自欣喜。只是这几日忙于工作和家务,没有顾及这些花草,于是,一个个小心的清理掉落在叶瓣上的尘埃,浇了水,在太阳下面,这些花草顿时清新了许多。我养花源于父亲,父亲平生最喜兰和菊。父亲在世时,家里院子的一小块花园里,每到春天,父亲都会种上各种各样的花,夏季时,院子里便会花香袭人,花朵儿姹紫嫣红,煞是好看。三年前,父亲走后,我抱来了几盆在自己家里养着,精心的护理着。看着那盆君子兰,不禁又一次让我想起了父亲……

一池春水一城花,一缕微风一柳斜。很多时候,我在想,期待,应该是蓬勃盛开的花吧?就如心花,于悄然里静静绽放,那萦绕于心头的念想,也便葱葱郁郁,即使隔着经年的栅栏,仍会存放于心头,那样的执着安恬。母亲在父亲中年时因病早逝。几十年来,父亲一直珍藏着母亲亲手给他做的一双绣花鞋垫,那时的母亲是用铅笔把花的图案描在白色的布上,一针一线秀成的。看着做工精细,花儿栩栩如生。每隔一段时间,父亲便会拿出那双绣花鞋垫默默看上一会,然后又包起来锁在柜子里。我想,那双绣花鞋垫饱含了父亲对母亲多少的思念与情深。母亲走后,父亲一直没有续弦,孤孤单单过完了自己的后半生。后来我才知,一是父亲见我们兄妹那时年纪还小,怕有个后娘我们遭虐待。二是我知道,母亲在父亲心中就如鞋垫上的花儿一直默默盛开,无人替代。

现在想来,父亲让我和哥学医,是因为母亲的过早离开,那时的医疗条件太差而影响了母亲的治疗,所以才让我们救死扶伤。在我刚毕业那年,我在空闲时会在家里的药店帮忙取药打针。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者会经常来药店和父亲坐上一会,有一天,老者给父亲抱来了一盆兰草放在窗台上。和父亲说着说着老者突然放声痛哭起来,原来不久前老者的老伴去世了,老者悲痛欲绝,心如刀割,虽然儿女都很孝敬,但老者说他就像疯了一样往出跑,在自己家里呆不住。看着这位老人因失去老伴而老泪纵横的情景,我不禁被这耆耆之年的爱情所打动。人常说:少者夫妻老者伴。一个故事造就了一季的缱绻 ,只是花落如梦。那老者的老伴就如那兰花,也一直在老者的心中散发着馨香。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去一场叹,一生为一人。对望,两两相知;转身,无怨无悔。

尘世缘浅,缘来惜缘。在父亲病危的那段时间里,我日夜守候在父亲的身边。那年的深秋,父亲的三盆菊花开的正好。两盆黄的,一盆白的,朵朵姣人。记得父亲的一位老战友得知父亲病危,已年近七旬的人硬是骑自行车四十公里路来看父亲。其实,坐车也很方便,老人说他还能骑动自行车,他不爱坐车。老式自行车的后座上系着一个用竹子编的篮子,篮子里放着父亲最爱吃的蜜制甜点。老人说他一大早就在城里买的刚出锅的点心,他要看着父亲吃,可这时的父亲什么也吃不下了,恶性肿瘤已经堵死了父亲的消化道。老人只是含泪拉着父亲的手说着安慰的话。老人临走时父亲把他珍藏的半盒冬虫夏草让我送给了他的老战友。

屋里,菊花飘着淡淡的清香,缘来如菊。父亲在老人走后的第三天便离开了人世。缘去亦如菊,花朵领取色彩,那余香,只能留在心里慢慢回味……

又一春来,花依旧会开,也依旧会落。只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在落花的枝头,会结出小小的果实,这才是真正的结局。心中有花,不在乎季节,何时都会开放,馨香四溢,永不衰退。

三月的雨,沁了心,润了眸,我用流泪的幸福,将美好与希冀种植于心底,用真情等待。岁月深处,有心的地方,便会有爱。爱在,心暖花开!

文/荷塘月色(QQ1334671592)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44:08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3008.html=
本文标题:心花一朵,永不凋落
下一篇:母亲的布鞋
友情链接: kralmp3.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