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白发

文/天街小雨

黑发穿越岁月的时空,被流年的沧桑晕染上如雪的白,行走在红尘的阡陌上,随风飘扬。

————题记

街灯已经亮起,暮色中行人匆匆,家的呼唤,涤荡在每一个人的心扉。我躺在沙发上翻看着宋词,电视节目播放着……

不知何时,母亲坐在我的身边,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说:“雨儿的头发多好啊,又长又黑又亮……”我顺势将头枕在了母亲的腿上,就在抬头的一刹那,我看见母亲那满头的白发,被客厅的光映照得白的唯美,但是也白的沧桑。我的鼻翼突然很酸,将头往母亲怀里扎了扎。母亲依然抚摸着我的头发边看电视边说:“雨儿的头发多好啊……”此时,手中的宋词也婉约不了我的心情……

母亲年轻时,是有名的“长发美女”,那瀑布般的头发,黑黑的,亮亮的,顺顺的,令人艳羡极了。我时常盯着母亲的黑发,偶尔的用手摸一摸,用鼻子轻嗅着发丝间的味道,看它像云一样飘来飘去。

做饭时,母亲将长发编成了两条大辫子,煮饭切菜,满是油烟味的厨房也因此多了一份别样的美丽;

灯光下,母亲为我缝补衣服,躺在被窝里的我,看着母亲满头的黑发斜披在肩上,黑夜也多了一份柔情;

上学时,母亲站在家门口,我几步一回头,看着母亲的黑发在风中跳舞,这一路,我微笑的前行;

生病时,母亲抱我在怀里,再痛的我,被母亲的黑发抚慰着脸庞,温柔降温了高烧……

于是,从小在我心中,我梦想着有母亲这样一头长长的黑发,在生命的每一天,迎风飞舞……

一年年,母亲为我留起了长发,但是,怎么也没有母亲的长。母亲说:“雨儿的头发多好啊,又长了很多了,快了,快了……”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语,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想象着我一头长发披肩,在田野上随风旋舞。

直到15岁,我依然不会洗头发,母亲很娇惯总生病的我。她不允许我做这做那,甚至面对这满头长发,她也替我打理。伏在母亲手上,母亲用心揉搓着头发,生怕弄掉了一根……然后,为我梳顺了,擦干。我说:“妈,快赶上你头发长了吧?”母亲微笑着说:“快了快了,不过啊,你头发长了,妈也就老了。看看,也有白头发了哦……”那一瞬间,我突然想,不要再长什么长头发了,宁愿换取母亲年轻黑发的多姿。

清浅时光,如水岁月。我的黑发一天天变长,风中飞舞,雨中湿滑。而母亲的白发也渐渐交织在黑发间,很少,但是已成为了鬓角的点缀。

我上高中了,一个星期没有洗头发。周末回来,终于在母亲的指导下,自己亲手洗了头发。

我上了大学,母亲一次次打电话:“雨儿,头发又长了吧?洗头时不要太用力哦……头发不要在阳光下暴晒啊……”

每次回家,母亲总是抚摸着我的长发,笑着说:“又长了,又长了,多好啊……”;吃饭时,看着饭桌对面的母亲,头发剪短了很多,白发已多了很多;饭后,看着厨房忙着收拾的母亲,已不再像云一样飘来飘去;返校时,我几步一回头,看着母亲站在巷口,风吹乱她的头发,不再像跳舞,而是沧桑的无言与不舍的牵挂……

黑发与白发,就这样交替在红尘的时光中,经年的相册上,摄下了我的成长和母亲爱的付出。万千发丝,万千爱,万千的一世母女情怀……

也许,命运总在捉弄人,以无法承受的悲痛压在我与母亲的肩上。一场车祸,让母亲的黑发一夜间变白,白的如雪,白的如冰冷的无血色的哥哥的脸……

再也看不到母亲的长发黑发,再也看不到母亲明亮的眼神、温柔的话语。而我,也淹没在自责的心湖中,任黑发肆无忌惮的飘散在风中。我知道:黑发的故事只能由我演绎了,而母亲的白发将承载着伤痛在灵魂的舞台上凄美着离别……可是母亲,你知道吗?我的黑发一样自责着万千痛楚,那是因为我存活下来却是用另一个人的生命交换的……只是,黑色掩盖了,囚住了,所以,你没有察觉啊……

“哎呦,好疼……”随着墙上的钟声一响,我的头发被拽疼了一下。母亲忙说:“唉,看看我的手,这茧子粗糙了,把雨儿的头发弄疼了……”

我起身和母亲挤在一起,在她的背后,轻轻为她梳理着满头的白发,白了,白了,如雪,离殇……

“妈,你看看,这白头发里还掩盖着好多根黑头发呢,在捉迷藏呢,嘻嘻……”

一滴泪,伴着我的话语和微笑,落在了母亲的白发间,母亲回手轻轻攥了一下我的长长黑发……

是的,还有黑发,还有黑发,还有……还有我的爱,还有……

原创qq1123735360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2:05:51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986.html=
本文标题:黑发,白发
下一篇:母爱无疆
友情链接: kralmp3.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