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

天边已渐渐地发出了亮光,宽阔的高速公路两边,起伏的峻岭清晰可见。爱人坐车里同我说,过去同父母从长沙到宁乡要乘公共汽车,路面高低不平,绕山而行,需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现在我们不到四十分钟进入了宁乡县城。

住在宁乡县城的顺哥把我们接到家中,顺嫂、侄儿、侄媳已做好早餐。居住县城已经七十多岁的堂姐癸一,也在顺哥家等我们。癸一姐见到岳母紧紧拉住双手不肯放开,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泪如雨下,站在那里问这问那。在大家的催促下,吃完早饭我们便乘车前住东湖塘镇麻山庙嘴上岳父家。

路上爱人兴致勃勃地给我和儿子讲,她当年回老家时的情景:“南方的房子与东北不同,虽然也是用泥巴和茅草建的,但举架高,宽敞,屋子很多,有卧室、厨房、米谷屋、油房、就连牛、猪也在屋里。烧饭的灶台很高,玩捉迷藏时,弟弟就钻进灶膛。后边还有一个大的池塘,我经常到那里玩耍,现在到那里我也能认出来。”

然而,当我们走了一段窄小的农间小路,停在一片小楼群前,看到在那等候的亲人时,爱人惊讶地说:“变了”!

我们的到来使庙嘴上几户人家活跃起来。现住在庙嘴上的修九和齐十堂哥、住在外村的堂姐秀连、妹妹秀明及他们的子女都来了,住在左邻右舍的乡亲们也来了。想念故乡归来的亲人,与盼望团聚的亲人。此时此刻相拥在一起,那满目的泪水就是思念的倾诉,那紧贴的心就是血脉的相连。

乡亲们看到这种场景,站在那一直注视着我们,也不禁落下了激动的泪水,直到我们与家人走进家门,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大家坐在屋外的空地上,相互嘘寒问暖,回忆过去的往事,谈论现在的变迁;一会儿这个侄儿过来倒水,一会儿那个侄媳送来水果;几个孙辈的小孩儿,围着我们跑来跑去,不时地在你这靠靠,又到他那靠靠。真是其乐融融一家亲。

还是岳母说得好:“国富民安,如果没有新中国,没有改革开放,那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

齐十哥、修九哥说指着眼前的新房子说:“是啊,你们看看,这就是给我们儿子盖的新楼。”

两座白色瓷砖罩面的三层楼房拔地而起,室内摆放着现代化的家俱、电器,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

有趣的是,在高大的楼房边还紧连着几间旧茅草房。我问两位哥哥:“怎么不拆掉?”他们说:“住不惯楼房,还是住老屋习惯。”这一新一旧,一高一低的反差,不正是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变化的证明吗?这悬殊的对比,也反衬了两代人不同的思想观念。

爱人领着我和儿子,看了老屋摆放的带有湖南特色的家俱、用具,又带我们到了后院的菜园,有的菜蔬在东北从来没有见过,印象中花盆栽种的朝天椒在这里遍地皆是,一人来高结满了红黄绿的小辣椒,远看就像盛开的花朵。宽阔的池塘后边是一片高大的树林,走出树林是一片金黄的稻田,好一派秀美的江南田园风光。

齐十哥和家人忙里忙外,为我们准备了丰盛地道湖南风味的午餐。

我提议:“把第一杯洒倒给九泉之下的岳父,我们代表您回家看见了家乡的亲人,他们一切都好,您就放心地走吧!”大家一同把酒洒在了地上。

才知哥说:“提起九叔(岳父大排行老九)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他从小就秉直聪颖,听我父亲说,他只读了一年小学,因为家境贫困辍学在家务农,帮助大人在家干活,后来稍大一点就给人家打短工,卖过豆腐、榨油、修粤汉铁路等苦工。直到18岁那年为躲避抓壮丁,(当时如果是中学生就可不去,为了逃避服兵役,爷爷、奶奶才同意他上学。但必须要从高小开始。)从此,他就上了宁乡靳江高小五学期制班。因他年龄较大,接受能力强,学习又刻苦,每次期中、期末考试都名列榜首,所以频频跳级,读了两年就直接插入了湘乡春元中学初中班。

癸姐说:“是呀,那时家境也没有好转,但全家人看他学习那样刻苦,成绩又好,都积极支持九叔。爷爷、奶奶、我爸、大伯辛苦劳动,平时省吃俭用,还向人家借钱供九叔读书。九叔也从高中起所有假期都在做家教,加上由于学习优秀得到奖学金也多,就这样,考取并读完湖南大学。家里人感很光荣,那时候一家出个大学生,人家是很羡慕的。”

听着他们的诉说,我仿佛又看到了岳父亲坐在办公桌前孜孜不倦读书的情景。

岳父离休后,我把他们接到我家,我的父母住在一楼,他们住在二楼。

我父亲是农民出身,没有读过书,经常在我家的门前地里,种这种那,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可我岳父不同,他每天都在二楼的房间里学习,并坚持写读书笔记,这是他多年养成的好习惯。我书柜里马、恩、列、毛选集,《资治通鉴》等多种全套书籍,这几年他都通读了一遍,并写了几十万字的读书笔记。

我现在才知道,他那求知的欲望,是来自苦难的磨练,亲人的鞭策。他这种勤学苦读的精神,不正是我们的传家宝吗?

吃完午饭,我们来到祖岳父母的坟上,给两位老人烧了纸,放了鞭炮(宁乡的风俗)跪拜着告诉老人:“我们把您们的儿子送回来了,他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回到您们身边,我们知道有您们的呵护,我们做儿女的也就放心了。爷爷、奶奶、爸爸我们走了,我还会再来!”

相见难离别亦难。岳母拉拉这个人的手,又拉拉那个人的手,迟迟不愿意离去,哥哥、爱人、弟弟、堂哥、堂姐,侄儿你擦着我的泪,我擦着你的泪,恋恋不舍。在我再三的催促下才上车向宁乡驶去。当车驶出很远的时候,我不禁回头望去,只见亲人们还静静地站在那里目送离开的我们。

无情的车可以把亲人的距离拉大,但却拉不开这血脉相连的亲情。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0-31 22:07:10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916.html
本文标题:乡亲
上一篇:乡土
下一篇:懂事的儿子

本站为你推荐的伊人综合在线:

你可能感兴趣的伊人综合在线:

友情链接: plx4032.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