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你的浪掷与挣扎

  你知道吗?爸爸,后来,你欠妈妈一个婚礼。

  你很有才华,只是不善言辞,你给我看过开会用的发言稿,那种干巴巴的报告你竟也写得如此饱满,但是,你的发言,我从来不曾听到大伯中肯过,而你,又不惯于阿谀奉承,只知道偶尔把心里的不痛快讲给妈妈一人听,所以,大伯经常说你不懂得卖才以至于二十多年只混得个小股长,再也升不了了。

  其实,我知道,你只是从小被大伯和小叔的光芒湮没,默然地编排着家里的一切却没有养成向爷爷奶奶要爱的习惯,嗯,你只是在自卑和甘于自卑中渐渐习惯了平庸。

  看啊,大伯是你的顶头上司,一把年纪了,却可以在单位举办的元旦晚会上收放自如大气磅礴地朗诵诗歌《回延安》,轻而易举地被真心的或是奉承的掌声捧起,爸爸你,只参加了象棋组比赛,杀掉单位其他人不费吹灰之力,最后却在大伯的眼色下心有不甘地故意输给副厂长;小叔自学通过全国司法考试顺利从公安局调进检察院当上年轻的检察官,年年参加市篮球大赛拿大奖,爸爸你,早已习惯了午睡后看看报纸听听新闻喝喝茶。

  人人赞好的孝顺哥哥,聪明又帅气的优秀弟弟,你从来不曾有过机会去闪光。

  可是,爸爸,你想过要超越他们吧?或者,至少是向他们那样。

  初中的时候,你迷恋武侠,你的金庸小说被老师收过无数次,又被你偷回来无数次;你随笔调侃老师的文章太精彩以至于被哥们儿恶作剧地抄在黑板报上;你悄悄写过不少好诗,有女生给你塞纸条却被你笨拙又害羞甚至是不解风情地扔掉;你上山偷摘橘子回家给奶奶吃借口说是同学送的,暴露后被爷爷拎着扫帚满院子追着打……你从来不曾好好学习,却意外考上了高中,而踏实勤勉的大伯曾经考了两次,只是,你太不懂得珍惜,或者,是你太没有目光,进高中只上两周课你就跑了,十六岁的你,被爷爷揍了一顿之后,越发任性地离家出走。自此,你开始远远地且越来越远地偏离他们的轨道。www.28404.com

  你看,16岁是你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可是,你选错了路口,你浪掷了这个本可以转好的机遇,任性地走上最崎岖的那条。

  随后几年,果真是非同凡响呢。离家出走之后,你经朋友介绍去小砖厂烧煤,刚攒下点儿钱,某天晚上睡过头煤气中毒,差点儿搭上了命。被送回家,没呆上几天,跟邻居一起去陕西批发苹果回来卖,之后数年间,倒卖木材,收购废品,摆过地摊,卖过木炭,你相继尝试了形形色色的“职业”,亟不可待地仿佛想以此证明你的辍学是对的,我可以把这几年的经历看作是你对命运所做过的挣扎吗?我想可以的。那会儿,你迷失了自己,憋着口气无处可泄,于是索性让自己忙起来,盲目地乱闯乱撞,不在乎忙的是什么,只想挣扎着拼一拼。直到某天,你的心间终于重新亮起了灯盏,灯塔矗然在眼前。

  十八岁的秋天,你报名参军了。

  好像阴霾了两年的天终于透出一丝光,随后,天光渐强,亮开了大半边的洪荒。此后,你每日在家等体检通知,做做家务,照顾多病的爷爷奶奶,偶尔也会再次拿起书来读,提起笔来记,你的梦想你的希冀,此刻在你的日记和随笔里,未来的我,看到过,你写“军旅生活是一个久违的梦,现在我想继续做下去,希望体检通过,即使让我单去做文书工作,我也愿意。”

  你每天信心满满地过,的确,后来你收到通知,说你体检通过,然而,即便如此你的军旅梦,依然无法继续,好像一个摆脱不了的宿命,不甘却也无奈。爷爷病重住进了县城医院,奶奶躺在家天天喝中药,又恰恰赶上了秋收。当时的情形是,大伯结婚早已搬家到了城里,小叔还在念初中,你虽只有十八岁,却已经被命定了苦苦支撑,你们的家。其实,你也犹豫过,听了通知便眼睛放光兴奋地不知所措,几乎忘记周遭一切,痴狂地憧憬着梦里的“未来”,呵呵,然而,与此同时,从城里办事归来的邻居匆匆忙忙给你带来了晴天霹雳,他说,你得马上进城抽血给爷爷输,大脑“轰”的一声,烧掉了所有幻想,你惊恐地上路,想都没想便做出了你人生中的第二个抉择,自此不再做梦。

  可是,爸爸,其实你可以稍稍自私地争一争啊。

  到了医院你才知道,是因为大妈私底下不允许大伯抽血所以才急急叫你来顶替,小叔年幼众人疼,大伯自有大妈偏爱,唯独你,是啊,唯独你连梦想都没有勇气追。你挽起袖子,任医生一袋又一袋地抽,十八岁的你晕头转向地摸了个长凳躺了个把小时,缓了缓返身回家,大伯大妈竟然没想过给你冲碗糖水喝。也对,大伯是孝子,就该一直守在爷爷床边,以便爷爷睁开眼第一个看到他,这才合情合理,而你,甚至都不知道爷爷在哪个病房便一步三晃地回了家,来不及休息便又一头扎进忙碌的秋收。可是,爸爸,你知道吗?二十多年后,当我从妈妈那里听到这件事,我哭了,心疼,真的有想过冲到大伯家当面质问他,质问他为何不曾替自己的亲兄弟想一想。我问过你,怎么会傻乎乎让人抽那么多血,为什么不学学大伯,精明点儿,你笑说“那是你爷啊,是我亲爹”。可是,爷爷不也是大伯亲爹吗?你从来就没想到要为自己争取过什么,如果你有大伯一分的强势,坚持去当兵,把庄稼活承包给别人(你有积蓄的),要求大伯照顾奶奶,其实,你的梦想可以实现的,不是吗?然而你,自卑又胆怯,你甚至不懂得什么是“争”,逆来顺受地默认了他们给你编排的生活。

  从此,你接管了整个家,几年后,你进了爷爷的林场,在大伯手下上班,安安静静一直到现在,泯然地碌碌庸庸,没有多少闲暇读书,没有情境写诗,亦不再记日记,当然,更没了那些彩色的梦。

  二十五岁那年,你认识了妈妈,那是你最苦的一年,是爷爷奶奶在世的最后一年,你真的需要一双手来扶持了,于是,你请求妈妈嫁进来,她同意了,无条件。

  当然,更没有婚礼。

  妈妈很爱你,她从不抱怨,只是,偶尔我会想,如果你曾做对过一次选择,或者你稍稍坚持一下,也许,你现在过的正是你的梦,也许,你会给妈妈更多幸福,至少我相信,你会给她一个婚礼。

  可是,我依然爱你,爸爸,正像你爱爷爷奶奶那样,因而,我看得见,你所有的浪掷与挣扎。

  你浪掷的梦,我帮你记着;你做过的挣扎,我放在心底。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2:27:41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30.html=
本文标题:看见,你的浪掷与挣扎
上一篇:妈妈的手
友情链接: plx4032.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