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温馨永存

  奶奶去世时,我才4周岁,我并不记得她的模样,关于我奶奶,更多的了解是从一家人的闲谈中得到的,就像是传说。

  奶奶一生中只生育两个儿女:我姑姑和我父亲。父亲16岁时我爷爷就去世了,奶奶把父亲供到高中毕业。众所周知,独子的寡母最难相处,我奶奶暴戾,孤僻,儿子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我父亲当了几年小学校长之后,被调到县团委工作。那时我们家住在乡下,奶奶不能天天看见她的唯一的儿子,说什么也受不了。于是有一天,她就拄着拐棍儿来到县委,说什么也要把父亲调回乡下去。领导让奶奶拿出一个理由,奶奶就说:”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要天天看见他。”领导就说:马上就让你们全家搬到县城来住。奶奶就说:要去他们去,我自己在屯子里开荒生活。爸一听奶奶这么说,当时就哭了。我们王家是朴实善良,守孝道的家族,父亲对奶奶更是出了名的孝顺,可谓言听计从。他二话没说,卷起铺盖就和奶奶回到了乡下,继续当他的小学校长。

  可是这还不够,过了一段时间,奶奶又拄着拐棍儿,挪着一双小脚找到县委,要求把我们一家人的粮食关系转到乡下,也就是说要把我们家的“红本本”变成“白本本”。领导又让她拿出一个理由,她就说:“我吃商品粮,没有地,就没有糠喂鸡。”于是我们一家除了父亲,就都变成了农村户口。

  母亲是知书达理之人,和父亲在一个学校教书,对于这两次重大的人生转折,母亲了解父亲的秉性,敢怒不敢言。我奶奶在世时,她一手遮天,除了我,她毫不留情地掐哥哥和姐姐,他们都没得到过奶奶的疼爱。我们一家人像服侍女皇一样照料奶奶,可还是时不时的惹她大发雷霆。

  奶奶有一个上了锁的柜子,里面藏着父母给她买的好吃的。除了我,谁也别想碰一下她的柜子。奶奶每天在炕上正襟危坐,我一看她要穿鞋下地,就明知故问:“奶呀奶,你干啥去呀?”奶奶也不说什么,宝贝一样从柜子里捧出点儿吃的分给我,这是我独享的一份殊荣。

  奶奶每天把哥哥姐姐指使得团团转,不许和小朋友们玩,不许带小朋友们到家来,不许看别人家吃饭,不许叫你一声不答应.......她留着长长的指甲,哥哥姐姐的脖子总是被她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那天二姐还说:“三儿呀,你是没让奶掐过呀,奶太吓人了,长下巴,长指甲,像巫婆一样!”那时哥哥姐姐正是贪玩的年龄,她不让他们玩,实在没活指派就让大姐二姐去放“老抱子”,【就是领一帮小鸡崽儿的鸡妈妈】。在农村呆过的人都知道,鸭和鹅能放,老抱子没有放的,都是母鸡妈妈带着小鸡自由觅食。哥哥姐姐稍有不从,就换来连掐带骂。

  那时候,父亲已经是镇党委秘书了,我们住在公社家属院里。父亲工作忙,很少能抓到他的影子,父亲一回来,奶奶就开始告状,数落起妈妈和我们的不是。父亲仁孝之至,不能让老母亲受半点委屈,不管我们错没错,总是向着奶奶的。奶奶活着时,不仅是哥哥姐姐,妈妈更是受了很多气。

  有一天早晨,下着大雨。大姐急着上学,头一天晚上刷的胶鞋没干,妈妈看奶奶还没睡醒,就斗胆让大姐穿奶奶的靴子去上学了。没想到奶奶醒来发现了,指着妈妈的脸骂:“小老婆,败家子儿。”大姐放学一进屋,奶奶就把她摁在炕沿上,掐得死去活来。妈妈一声不敢出,如果她打孩子妈妈拉着了,爸回来她就要打小报告,说我们全家都欺负她。

  有一次,院里的孩子来找大姐玩,大姐个性很强,像个侠女,很得人心。奶奶说什么也不让大姐出去玩,大姐说:“活都干完了,还不让玩一会儿?”奶奶就说:“没啥干去放老抱子。”烈日炎炎,大姐寸步不离地跟着老抱子,如果老抱子走远了大姐就得挨骂。小伙伴儿们气不过,替大姐打抱不平。就去小河边挖了一些泥,捏成一个泥人,又捏了一个棺材,把小泥人放进“棺材”里,埋成一个小坟包,还立了一个小木板,写上:王燕的奶奶。又像模像样地从练习本上撕下几张白纸,在“坟”前烧了。孩子们替大姐出了气,大快人心。妈妈知道了却吓坏了,告诉我们谁也不能提这件事,否则“你爸会要了你们的命”。

  后来奶奶病了,常年住在医院里。妈妈细心照料她,一日三餐派我们给她送好吃的。她在医院里,看不见我们,还是不停地骂。有一天她说要吃酸菜炖粉条,妈妈赶紧做好了,用大汤碗装着,让大姐送到医院去。那时大姐还不到10岁,住院部的大门特别厚重,大姐不小心被门撞了一下,把菜弄洒了一半。奶奶看看碗里的菜,就破口大骂:“这没良心的小老婆【指我妈】,给我送这么点儿菜,想要饿死我不是?”大姐赶紧说是她弄撒了,奶奶就开始骂大姐,饭也不吃,骂得天昏地暗,谁也劝不住。不得已,大夫找来父亲,父亲自然是百般安慰,骂了大姐几句,大姐赶紧借这个台阶才得以脱身回家。www.28404.com

  有一天,奶奶说要吃冰棍。那时的冰棍,有钱也不会轻易买到。县城里卖冰棍儿的老奶奶,用宽口保温瓶装了冰棍,搭乘各个镇粮库的拉粮车来到乡下,她们多是戴一顶小白帽,系着白围裙,下了车就赶紧兜售冰棍,等到拉粮车返城的时候她们就跟回去。那几天下大雨,拉粮车不过来,15岁的哥哥就拿上保温瓶,走了10几里土路来到县道上,花8毛钱坐车到县城,找到冷饮厂,给奶奶买了冰棍。回来时再坐8毛钱的车,再走10几里土路,赶到医院给奶奶送冰棍。家用的保温瓶瓶口小,装里容易,拿出来难,又因为时间漫长,路途遥远,【往返县城一次将近200里】冰棍难免有破损,奶奶一点也不疼惜自己的孙子又热又累,又是破口大骂。

  后期奶奶一切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那时没有纸裤什么的。妈妈就像侍候婴儿一样侍候她,她只要睁开眼睛,有一口气就骂。她去世多年以后,我们再提起她,父亲总会说:“你妈有功,是个大好人啊!”后来我读【弟子规】,读到:亲爱我,孝何难?亲恶我,孝方贤。内心不禁为之大动。是呀,对于爱我们的亲人,孝顺他们一点都不难;可是对于那些厌恶我们痛恨我们的亲人,我们还能发自内心的去孝顺她,敬爱她,这才是真正的贤良呀!

  好在,父母做到了,我们兄妹也做到了,并且,这种“贤”已经发扬下去了。老妈有病的日子,50多岁的哥哥每天打车接打车送,看他笨拙地给妈妈穿衣系扣子,我的心里好感动。“首孝悌,次谨信。”这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做人的准则。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2:14:36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01.html=
本文标题:时光飞逝,温馨永存
下一篇:父亲的脊背
友情链接: m.www.dro3.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