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她的心中自有一块晴雨表,还有一只温度计。春风拂面,夏雨飘泼,秋风瑟瑟,冬雪飘洒,日出日落的轮回,月圆月缺的更替,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都在她的关切之中,总是在担心着“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春去秋来莺归燕去,她的心,随着游子的漂泊而漂泊;她的容颜,随着游子的成长而衰老。远离家乡或出门在外的你是否注意到一个细节:每当你给母亲打电话时,告诉她你这里天气如何如何,母亲总能准确地说出你这里最高气温和最低气温,是晴天还是阴天。最最关心你的人,最最惦记你的人,最最知冷知热问寒问暖的人,就是母亲!“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呀,“母亲,人间第一亲;母爱,人间第一情。”

  我的母亲,一位普普通通的从农村出来的文盲女性。但面对所有的人,我都会毫无掩饰地充满自豪和骄傲地说,母亲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最崇拜的女性。在文化和财富上,母亲没有一丝一毫骄傲的资本,但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我们这些子女,母亲却承载了太多的艰辛与责任,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与劳作,却从来没有一丁点报怨与诉求。母亲给予我们的精神食粮和精神财富,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特别是父亲去世后,四十五岁的母亲依然恪守着把痛苦和悲伤留给自己,把快乐送给子女的心志……

  都说我们这代人很不幸:“需要妈妈照顾的时候,赶上了大跃进,大人们都太忙,顾不上照管孩子。到了长身体的年龄,赶上了饥荒,一个个都长不高。到了读书的最佳年龄,赶上了文革,想读书时没书可读。到了参加工作的年龄时,赶上了上山下乡,只得脸朝黄土背朝天。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赶上了国家提倡晚婚晚孕。好不容易结了婚,该生孩子了,又赶上了计划生育……”我在生长历程中有母亲的呵护,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一道道的关卡难于通过,这一个个的门坎难于跨过。记得大跃进时期,我得了急性脑膜炎,是母亲抱着我拼命地跑往医院抢救,才使我有机会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我却从来没有尝到挨饿的滋味,真正挨饿的是母亲。我的中学阶段是在文革期间度过的,尽管“读书无用”论在当时被很多人接受,但我的母亲以她自身不识字的痛苦经历告诫子女不要相信这些鬼话。她硬是东讨西借,弄来一大堆初高中教科书,逼着我们在家自学。如果没有母亲坚定的信念和孜孜不倦的教诲,恐怕我永远也不会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我第一次离家在外是读高中的时候,那时我们的学校搬到了煤矿,更名为矿三中。从家到学校要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只有和绝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了住校。为了省点路费,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每当遇上降温,母亲总能及时地将衣服送到学校。放学铃声一响,我蜷缩着身体冲出教室时看到母亲手捧棉衣站在瑟瑟寒风之中。心瞬间突然一颤,热血涌上全身,竟无语哽咽。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下我快速奔向母亲,傻傻地看着母亲。母亲将已有些陈旧却依然温暖的衣服披到我身上,又帮我穿上。当我的手触到母亲冰冷的手时,心酸的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脑海中种种往事一拥而出:在家晚自习时,有母亲在孤灯下陪伴;那条回家的路上,有母亲充满期望的双眸和风雨中那瘦瘦的背影;平时,母亲总是不知疲倦地忙里忙外,衣裳常常被汗水浸透……每次登上返校的汽车,回眸望着眼中噙着泪的母亲,深沉的目光中蕴藏着多少个期望;过早苍老的母亲站立在风中,宛如秋天泛黄的落叶般在风中摇曳,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七七年恢复高考,我有幸榜上有名,当把入学通知书递给母亲时,我看到她为我流下了开心的泪水。从南京来到了北国冰城哈尔滨,母亲再也不能在风雪寒流预来时将衣服亲手送给我了;但中央电视台每次预报哈尔滨降温时,她总催促大姐赶紧给我写信,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多添些衣服,别感冒了。虽然多数情况下收到来信时冷空气已经过去,气温开始回升。这时,我总是将信轻轻折好贴在胸口上,仿佛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中,一下子感觉暖和了许多。

  大学几年,离家几年,蓦然发现自己懂得了不少。在家时没感到母爱如涓涓溪流,滋润着我的心田,忽视了母亲的存在,忽视了成功之中饱含母亲的艰辛。我常常扪心自问: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吗?你记住了母亲教诲了吗?“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母亲博大的爱,成了我奋进的动力。

  “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我游走何方,漂泊何处,也无论我从襁褓之年到不惑甚至花甲之年,“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啊!在母亲的眼里,我始终是个孩子。母亲的心,永远牵挂着我,始终伴随着我。

  毕业后没几年我便结婚生女,这对我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来说,大多数父母都希望再为他们添一个孙子,有个男丁为家里延续香火。可母亲为了我的前途,一改她应有的世俗偏见,极度支持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为了我能一心扑在工作上,她不遗余力地投入到照顾孩子的工作中去。在我女儿也结婚生女后,她老人家又多了一份牵挂……

  这就是伟大的母爱呀!如果说亲情是一曲动听的旋律,那么母爱便是一首最优美的乐章。“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母亲是一部一生百读不厌,世上最难得的好书,是每个人绝版的珍藉。母亲是儿女生命中最美丽的天使,她赐予儿女的永远是那样多,而她却从没想到也从未渴望向儿女索取一点点。母爱是一个让人永远生情涌爱的字眼,是一抹信任的微笑,一句热情的问候,一个充满期望的暗示。母爱仿佛在儿女的心空中撒进一缕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整个心房,信心、勇气和力量随之涌出。是母亲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最宝贵的理解和最聪慧的教诲,给了我最温暖的呵护、最多的快乐和最大的力量。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从垂髻之年到风前残烛,人生如过往烟云,转眼即逝;回头望望沧桑路,让人不仅慨叹这烟花般美丽的瞬间。是啊,我从哇哇落地到上学,从少年到踏上青春的征程,再从青年步入壮年到花甲,一路上伴随着母亲无私无悔、辛勤的付出。当我在一天天成长一步步成熟,成家立业添了第三代时,切身体会到了“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生子不知报父母养育恩”的深刻含义。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即使家境再不好,心中再有难言之苦,做母亲的也绝不会不管自己的孩子,“狗不嫌家贫,娘不嫌儿丑;爱不厌其厚,水不厌其长。”为了孩子,孟母三迁,择邻而处,彪炳华夏之徳;岳母刺字,精忠报国,风动天下之诚;陶母垂范,封坛退鲊,励行清操之志;欧母画荻,贫而思进,鞠养文学之英。为了祖国,母亲送儿抗倭寇,红嫂乳汁疗病伤,江姐血书教孺子,一曼临刑叮嘱儿。字字千钧,句句血泪;慈母情怀,催人泪下;悲壮豪情,激励后人!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

  母亲,孕育生命历大难,抚养稚子涉艰辛,为子前程操碎心,终身劳作无怨悔。

  湖北钟祥市洋梓镇火庙村有一位“最慈爱妈妈”,名叫陈秀英。半个多世纪以来,她用伟大的母爱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精心抚养着三个不会讲话也听不懂别人说话,被当地人称为“猴娃”的重度智障儿女。2011年时,这三个孩子分别是65岁、59岁、47岁,而与这些“猴娃”相依为命的是他们年逾九旬的母亲。

  “猴娃”妈妈除了在田间辛苦劳作外,所有精力全都投入到照顾三个孩子的身上。每天早上她先做好早饭,然后一一给孩子们穿好衣裳,洗脸梳头,又把饭盛好一个个地端到他们手上,并不厌其烦地教他们用筷子,不要用手抓。吃完了又为他们去添饭,一顿饭完事后再把孩子们乱扔的碗找回来洗刷。一日三餐,餐餐如此。傍晚,“猴娃”妈妈又给孩子们一个个洗澡换衣服,哄他们睡下;有时刚把这个照料睡下,那个又爬了起来,总要折腾个把小时。有时妈妈气极了打一巴掌,过后又后悔不已:“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啊。”白天,除了做好三餐递到他们的手上,还要给他们洗澡洗衣服。晚上,要起来四五次拉三个儿女去厕所大小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2005年“猴娃”父亲去世,时年88岁的老妈妈开始独自一人担起了全部的重任。半个多世纪的如烟岁月,为这三个儿女吃过的苦受过的难,无法计算,可母亲没有半分怨天尤人,仿佛只是一阵风吹过。在谈到三个儿女时,她一脸慈祥,脸上总浮出笑容:“他们都是上天派来考验我这个娘,是不是有一颗待孩子的真心。如今我94岁了,应该能圆满完成这个‘任务’了。”

  像这样重度智障者能活得这么长久真是少见,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母亲的守护。而母亲之所以健康长寿,那也是心中始终坚守着一个信念:“为‘猴娃’而活。”

  这,就是母亲!就是母爱!

  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饮马河村的马世明,2007年遭遇车祸后经抢救挽回了生命,但年仅28岁的他自此成了植物人。为给儿子治病,早在20年前就已经离婚并独自抚养4个孩子的母亲铁正莲变卖房产,带着儿子到哈尔滨、西安等地四处求医,希望儿子能早日清醒过来。医生提议说,可以尝试每天坚持给儿子按摩和说话,一方面防止长期瘫痪造成肌肉萎缩,另一方面刺激神经等待奇迹出现。

  铁正莲便将儿子带回了家,每天除了在床上喂儿子吃饭,照料大小便,还要坚持为他做按摩、擦洗身体、说话、讲故事和读报纸。一做就是四年零四个月(1583天)啊!在妈妈精心照料下,原本处于脑部死亡状态的马世明渐渐有了知觉,并开始发声。看着日渐苏醒的儿子,铁正莲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娃娃他一定会完全醒过来的,我等着他喊我一声‘妈妈’!”

  这,就是母亲!就是母爱!

  1969年,蔡三连一家下放到太湖县原岔路公社东河大队。一家八口人的生计就靠丈夫微薄的工资和她每天在生产队挣得的工分维持,日子过得相当艰难拮据。1971年小女儿出生,家里日子更是捉襟见肘,常常一天只吃两顿,还是一半野菜一半粮。蔡三连虽然每天像男人一样的干活,却从不言苦:“越苦,我越要撑着,总是想着孩子们长大了就好了,就有了盼头。”然而,并非事事都如人愿。上世纪70年代末,婆婆病逝,让蔡三连失去了好帮手。1980年由于种种原因,她24岁的二儿子突然生病,经多方寻医问诊终未治好,落下了二级精神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情绪容易激动。1988年她的四儿子也出现了与二儿子相似的病情,四处治疗没有痊愈,此后呈现一种自闭状态,再不愿与人交流。两个儿子相继得病,让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蒙上了阴影。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四儿子得病的第二年,蔡三莲的丈夫经不起残酷现实的打击和心灵的折磨,抛下妻儿病逝了。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重担,全都压到了蔡三连身上。她没有丝毫退缩,而是用柔弱的肩膀默默撑起了这个家。“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我不能倒,不能病,我要坚持,要让孩子有个依靠,孩子是娘心头的一块肉啊!”没读过书的蔡三连选择了微笑面对一切。从此,她把绝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照顾两个精神残疾的儿子身上。

  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照顾两个病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首先考虑的就是生计,虽然有其他几个孩子挣钱,可他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小家,且又相继下岗,生活也不宽裕。基于这样的考虑,蔡三连除了每天照顾病儿的生活起居外,还种了菜,养了猪、养了鸡,平时还卖点小菜、打点零工补贴家用。其次就是照顾病儿,“大热天我五点就起来烧水给他们喝,冬天是六点半左右,烧火给他们烘。晚上没有九、十点钟,都想不到休息。两个儿子想什么时候吃才吃,经常是饭热了又热。我要等他们先吃,有时候只剩下些锅巴,我就用开水泡一下凑合一顿。”就这样辛苦的忙碌着,一做就是30多年啊。如今的蔡三连拖着80多岁的身体,干起活来常常力不从心:“忍着,还是要坚持,总归是自己的孩子啊!”

  如果单单是身体累点还好点,可这两个儿子生活全靠妈妈呀!往往这边刚消停,那边又出现了状况。“孩子发病的时候,我心里最难过,既担心会出什么事,又怕吵到邻居。”每每看到儿子捶打自己,往地上扔东西,又唱又骂,她只好一边小声劝慰一边偷偷抹眼泪。等儿子的情绪平静下来,她又帮他洗脸洗手整理衣服,默默收拾零乱的屋子。这样的一幕几乎每天都发生,有时候出现在半夜,她就一夜也不能睡觉。www.28404.com

  “我小儿子在上海,经常打电话回家问,妈,还好不?我说,好哎,你莫牵挂我,我自己苦点没关系,不能让其他孩子也跟着受苦啊。”“没钱给孩子治好病,我这个当妈的对不住他们。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管好他们。只要他们好好的,吃再多的苦,我都无所谓。”34年来,妈妈把所有的辛酸硬生生咽下肚,好在其他几个子女虽然生活虽然不宽裕,但都隔三差五出力帮忙照顾家里。

  “我走了,孩子怎么办?”三十多年来,这个信念支撑着她坚强地活了下来;34年来,蔡三连从未出过一趟远门,她放心不下啊!时刻监护着两个病儿,生怕他们有什么闪失。其他几个儿女想接她去住几天享点福,可是她谁家都不去。

  这,就是母亲!就是母爱!

  在汶川地震中,一位母亲在房屋倒塌的瞬间,用身躯保护住自己孩子的动人心魄的场景,震撼着所有在场的人们,也一时间传遍大江南北。当救援人员发现时,只见母亲保持着保护孩子的姿态: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象古人在行跪拜礼。母亲已经停止呼吸,在她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婴儿毫发未伤,含着母亲的乳头,安静地睡着,婴儿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婴儿被子里有部手机,上面有条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母爱如天,令震魔胆颤;柔躯似障,保娇儿安然。

  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

  ……

  面对如此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我们,能不为之震撼?“羔羊跪乳尚知孝”,为儿焉能不养老?“乌鸦反哺孝亲颜”,子女当念报母恩。“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让我们在每一份亲情中,在平凡与琐碎之中,在父母唠唠叨叨之中,读懂父母最深沉的爱,抽空回家多多陪伴一下父母吧!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0-10 16:08:40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194.html
本文标题: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友情链接: 247doit.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