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凝固与召唤

  今日是何日啊!

  细雨悄悄地浇湿寂寞,衣衾冷冷地包裹孤独。我的灵魂隐隐地有些惆怅。

  喔!是你停止85载摆钟的日子。

  老天又在用无形的鞭子抽打我的记忆。

  席慕容的<<悲歌>>也跳了出来:

  今生将不再见你

  只为再见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现

  再现的只是些沧桑的日月和流年

  ……

  所有的情愫冒出了你的影子,思维奔跑在过去和你交往如今却成梦幻的轨道上。

  我心海的记事本打开——

  那一派艳艳耀辉的桃花,带着悠悠的淡香,怒放在你亲手栽培的茁壮桃树上。你多少次牵着我的小手,迎着初春的灿烂,在屋后的树林里看她那羞红的粉面,此时的蜜蜂在我们身边繁忙地穿梭,蝴蝶悠闲地翩翩起舞,朝霞和晚霞轮流在枝头燃烧。怒放的桃花,朵朵都是新娘的盛妆。吃醋的风儿,时来采撷几瓣,到处张扬她的风流。那时候,我的手在你的手里享受到的是柔润和温暖,你的眼光和笑容洋溢着桃花的气韵,散发出青春的酒浆。你从那时起就在我的心灵里酿造着最美的形象。这形象随着我成长的年龄也逐渐地成长着,渐渐地成为一种沉淀的心灵感觉:父亲就是浪漫。

  你带我追寻着一缕清淡的幽香,来到碧玉的荷塘,在那层层叠叠的荷叶胀破的荷塘塘坎上,我看到伞样的叶面浮着雨后初霁的阳光,暴雨撒下的玉液在微风摇曳下的叶盘里时而这边时而那边地滚动,一会儿融聚一会儿散开地裂变。那些任意玩耍的晶莹的如意、明亮的珍珠、闪烁的星星,一不小心就从叶窝里偏落下来滑落到水面上,溅起小小的浪花,然后就钻进了涟漪的怀抱;有的恰好落在叶底游耍的水鸟的背上头上;还有的进入鲫鱼、鲤鱼张开承接的嘴里。那从密密的荷叶里刺出来的荷花箭干,有的举蕾探望青天,有的对着我们畅怀大笑。花蕾的羞涩和花朵的开放,都是绿色衬托下的艳红诱惑。你把一片荷叶戴在我的头上,还将一朵欢笑的荷花放在我的手里,然后走到我的前面,打量了一番后夸我成了荷花仙子。我看你那眯起的眼睛,发放着对我的欣赏,这欣赏的情节潜藏在我的心里,让我慢慢体味出:原来父亲就是一首诗。

  那天我病了,你带我到离家20里的诊所看医生。此时我们所在大垸的堤在洪锋的冲击下坍塌,整个垸子一片汪洋,我们的房子也泡在水中,一家人就住在木板搁的临时楼上。你把我从楼上背下来,放在一只停泊在堂屋的木梯旁边的小船上,然后用一叶桡片划着小船从堂屋的大门出去。不一会儿我就在摇篮似的船上睡着了。一觉醒来时,发现我在你的背上,上了大河堤,走进一个简易的棚子里。这棚子不大,设备十分简陋,有几个穿白大褂戴红十字帽的人忙忙碌碌着,看来是个临时灾区诊所。里面挤满了人。你抱着我挨次排队,直到医生给我拿完脉,打过针,你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带我到大堤旁的面馆吃了一碗面,观察了我两个小时后,我的病情明显好转了才带上药告别医生上小船回家。回家的水路上,我坐在船里看夕阳染红的水面被微风褶皱成绸缎在飘舞,小船在你手里有节奏地划动着的小桡的推动下,前进在细浪般的绯红绸缎上,发着嚓嚓的声音。而你,又是一脸慈祥,眼盯前方,一边划桡,一边唱着自编儿歌:“风儿吹,船儿摇,小宝宝,好好睡觉觉……”嘿!我已经是小学生了,还小宝宝呢……虽然不好意思,但心里却甜滋滋的。晚霞中划桡的你和你的儿歌,让我经受着永远的感动。它向我诠释了什么是爱,——父亲就是爱。

  我退伍后走上教育战线不久就到大学进修。那时妻子带着小孩在学校教书,很辛苦,而当时民办教师的工资一月才几十块,家庭用度很紧。你看到这种状况,给我在湖区承包了5亩稻田。回来后对儿媳说,这田是划给你的,你打打招呼就行了。妻子虽不怕苦,可是怎么打招呼啊?家里离学校18里,平时一人带着孩子,住在学校,只有星期天才能够回家一趟,可是家离湖区承包田也有5里路程。何况她星期六晚上回家后星期天是必须返校开例会的,这招呼实际上就完全落到你的身上。你那时简直是一个人干两家的事,硬是把那5亩田栽种了下来:育苗、耕田、插秧、管水、施肥、除草、治虫……一直到稻熟收割。收割时,我从千里之外的学校放假回来,天色已晚,妻子也刚回来。一到家,妻子就说,老爸一人在野外守谷,你带上饭去给他做伴。于是,妻子做好饭后,我马上带着去湖区。夜晚的湖区,空旷而洪荒,方圆十多里不见灯光,只有萤火虫的萤光在杂草丛飞舞。行走在野径上,蚊虫扑面而来,往人的嘴里、眼里、耳里乱钻。草丛里不时地发出簌簌的声响,那是蛇和夜行动物在活动。我穿着高筒胶鞋,一手提饭盒,一手拿棍子,打草惊蛇而行。渐渐近了,我听到你在一阵阵地吆喝,那些偷食稻谷的野鸭被惊飞起,嘎嘎嘎地叫着,噗噗地煽动翅膀。可是野鸭在夜空转了一圈以后,又呼朋引伴地飞了回来,于是你又得大声吆喝……原来湖区栽种这样难啊!一块田的稻谷在那无数的野鸭偷食下,可以一夜光。这稻谷见穗成熟要一个月时间,父亲你守了多少夜啊!稻谷收割以后,5亩田产了5000斤。稻谷运回那天,你却放心地“疲倦”了。看到你那疲倦睡着的样子,我感动之余又感叹:父亲就是责任!

  我酒醉的那次,是小弟36岁生日那天。民俗里,人到36聚亲邀友,热闹致贺,讲究的是壮人气提运气,谁都不会马虎。因此酒宴办得很热闹,小弟给了我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陪客。客人来了一拨又一拨。一拨都是一方代表,于是心性憨厚的我,陪了一轮又一轮,不知不觉几轮下来,已然酩酊大醉。这夜,我就醉卧在你的床上。一觉醒来,你那满是老茧的手,还在我的背上摩挲,你身子却斜倚在床头的靠板上,衣服也没有解——你一夜没有睡啊!我禁不住泪下:父亲啊,孩子就是你的牵挂!

  学校的会议正在进行,传达室的李老头突然来到我的面前:“请你和桃花潭**号联系,那里要你去个电话。”原来是你来看我了!你一大早步行30多里从农村老家来到城关看我,你曾经走过的那些街巷胡同你竟然找不到了,你的印象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区域。你一天没有吃,就在这些旮旮旯旯里走着、转着,不知往返了多少个来回。幸好那个在烟摊卖烟的好心年轻人注意了你,意识到你是位迷路老人,于是主动和你打招呼,你报出了我的单位和名字后才联系上我,倘若不是这样,还不知道有什么情况发生呢!我接你到家时,你把一个袋子交给我,说是进城来,就是为了送这些东西。我打开袋子一看,是晒干的木耳和菌子。你说,是自己在树上摘的,一次一点点,好多次才聚这一包,比棚植的味道好、营养好。我接过袋子,看着你略显佝偻的身体,满脸的皱纹,鼻子一酸,内心在震撼:父亲你老了!你虽然老了,但篆刻在你心里的,仍然是对孩子的牵挂——那刻骨铭心的牵挂!

  你病着的那些日子,我来陪你,你要到你亲手培植的桃林里去看看,同样是个桃花焰放的春日,你拾起一瓣落花自言自语地说:“哎!这人就是花啊!落地了就是落地了……”

  到采莲的时候,你走不动了,我把你平时爱吃的莲蓬折了些来,你拿着一支莲蓬,端详了一会那枯黄的失去了光泽的瘦莲房,从里面抠出饱满的莲子,又自言自语地说:“莲子结实了……莲子结实了喔……”

  又是个收割的季节,你从床上欠了欠身,倚靠在床头椅背上,对我说:“你是不栽田了。你弟还要栽呢……他们要生活的……我走是早晚的事……你就不要耽误他们了……啊……”我知道你的心,就答应了你。

  这天晚上,你半夜突然醒来,对我说:“你要自己有把持……啊……那酒喝多不得的……”这都多少年的事了,你还放在心里啊,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这夜,你走了……

  你走得急匆匆的。走得让人没有任何准备。

  哎!现在回忆起来,你走的时间一花又过去了许久。这许久的时间里,我沿着你走过的路寻找你,可是,哪里能够见到你呢?

  在你栽培的桃树的桃花再次把自己的生命精华酿造成甜蜜的桃子时,你去了哪儿?

  在我们几家几代照例分享你培植的那满堰的莲花、莲子和莲藕时,你在哪里?

  你的身影从此在现实中消失了,我们已经无处寻踪了,但是,你堆积在我灵魂深处的那些形象及言谈话语,却渐渐清晰起来。那经过回忆和反思而清晰起来的你的形象及言谈话语,永远凝固和召唤着“父亲”的涵义。那就是——

  父亲就是浪漫,对于孩子的童年来说,有了父亲就有浪漫,看到父亲就看到浪漫。

  父亲就是诗,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其诗意的生活何曾离开过父亲?

  父亲就是至爱和责任!这至爱和责任对于他的子女来说,该是他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父亲就是牵挂!是根植在骨髓里流淌在血液中的像影子一样拂不去的牵挂。

  要说父亲,也就是作为一个父亲,他给子女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我以为,就是这值得他的子女永念的那种凝固的浪漫、诗意、责任、牵挂与爱,以及这种凝固的召唤!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0-19 23:32:34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1904.html
本文标题:父亲的凝固与召唤
友情链接: 820kutr.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