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凡间的精灵——谨以此文纪念逝去十年的好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题记

和畅相识是在读高中一年级,我们同班。她梳着男孩子似的短发,个性张扬。因我不喜欢这样的性格,便不愿意去接近她。也许注定我们有缘,三年级时我们又被分到了一班而且成了同桌。

和畅熟识起来后,我渐渐发现在她张扬洒脱的背后竟有着一颗火热而又善良的心。考大学时,经常会有许多琐事,每当我要去付诸行动时,她便风风火火地回到教室,冲我淡淡一笑,随手把我需要的东西放在书桌上。时间长了,我竟习惯了她对我的照顾,也享受着这份关爱。

我没和畅考入同一所大学,可凑巧的是她居然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班,我和她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于是我们四个人结成了“死党”。和畅接触久了,越发地觉得她的慧质兰心、冰雪聪明。她没有受过专业学习,却画得一手好画,编织毛衣、制作小物件更是无师自通。她生性喜欢浪漫,对台湾作家三毛写的小说爱不释手。虽然我们彼此的学校离的不远,经常会聚在一起,但她每周都会寄给我一封信,信封上画满各式的卡通图案,每一封都带给我不同的欣喜,给我枯燥的大学学习生活带来一抹亮色。有时她会突发奇想,在寄给我的信中写了满满两页的“我想你”,字全是空心的,虽然只有三个字,却有着怎样的份量啊!就这样,我们相互分享着彼此的喜怒哀乐,肆意地挥霍着我们的青春岁月。

世间的许多悲喜都难免逃脱一个情字,生性浪漫的畅更是深陷其中。大二时,她恋爱了。作为好友的我们除了献上了一份诚挚的祝福外还是祝福。那时的她,留起了长发,穿起了高跟鞋,整天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可激情退却,一切归于平淡后,畅却厌倦了波澜不惊的生活。与初恋男友分手后,畅的恋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并非是她水性杨花,她对每个男友都全情投入,只是她一直在苦苦追求绚丽、完美的爱情。可好友畅却不知这种没有瑕疵的感情在现实中只是昙花一现,不曾也不会长久。在经受一个又一个的挫折和打击后,畅变的喜怒无常,患得患失。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我们毕业。

参加工作,步入社会后,残酷的现实没有让她清醒。工作的好坏、家庭背景、社会地位的高低……等等现实问题,把生性要强、高傲的畅幻想的美梦一个个击碎。有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她神色不定,行踪鬼诡秘,种种迷团终于在她生日的那天给我们揭晓了。当我们把精心挑选的礼物送到她的手里的时候,她向我们介绍了她身边站立的那位男士“某某,我的现任男友,一个有妇之夫。”这段简洁直白的介绍,让我们哑口无言,只觉得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和所有充当第三者角色的人一样,畅的不幸接踵而至,各种流言飞语纷至沓来。我们苦口婆心地劝说以及来自家庭的种种压力没有让她放慢追逐爱的脚步,她倔强地说:“我不像你们那样事俗,看中名利,只要有爱,此生足矣。”可每当看到她的父母因她两鬓过早地爬上了白发,我们无情地骂她的执迷不悟,真狠不得揍她一顿。后来,畅常常借口逃避我们,在一起时也装出一副开心、无所畏惧的样子,我们走着各自不同的人生轨道。直到有一天,我在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你认识畅么?我是交警,你的好友服毒自杀被送到医院,请速通知她的家人。”我跌跌撞撞地来到医院,摸着她渐渐变凉的身体,懂得了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死相隔。我们骂她的无知,骂她的狠心和无情,可她却静静地躺在那不去辩解,和她喜欢的作家三毛一样为情而困走上了不归路。

转眼十年了,一切都烟消云散。十年中,我们为人妻,为人母,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偶尔在不经意间,我还是会想念好友畅,念及她的善良,她的浪漫,她的执着,也曾后悔对她的苛刻。十年前,我们还不懂得爱,不懂得珍惜,难以想象当时的她承受着怎样的痛苦挣扎。畅的一生犹如天空中划过的一颗流星,绚烂而短暂,却温暖过我的人生。

畅,你这个坠入凡间的精灵,愿你在天堂里快乐如初。

下一篇:眼泪知道
友情链接: iga0125.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