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到杨花自成诗

  文/张 帆

  杨花,俗称柳絮。

  在古代,柳树是一种象征吉祥的树种。古人惜别时,折柳枝相赠,以示挽留,隐含了依依不舍之情,皆因柳与“留”是谐音的缘故。

  公元605年,隋炀帝昭令开凿大运河,命民众在两岸植柳,每植活一棵,奖绢一匹。于是百姓踊跃,岸柳成荫。隋炀帝为显示皇威,还亲自举行植柳仪式,并挥御笔赐柳姓“杨”。之后,柳树便被称为杨柳。自然,柳絮飘然若花,谓之杨花。

  其实,早在春秋时期,柳树已被称作杨柳。《诗经?小雅?采薇》诗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现代汉语词典》“杨柳”一词的第二解,便是“泛指柳树”。杨花,《辞源》解释为“柳絮”,并引庾信诗《春赋》“新年鸟声千种啭,二月杨花落满飞”为例。

  古人钟情杨花,皆因了它的飘飘如雪、迷散离愁。其实杨花何知?但古今文人还是把杨花写的迷迷离离、愁肠百结。宋代词家吴文英《浣溪沙》曰:“落絮无声春坠泪,行云有影月含羞”。柳絮伴随几点雨星无声地飘落下来,宛如春天在为自己的结束垂泪。月亮不时被浮云遮蔽,好象羞涩地不愿启面。更绝的是东坡先生《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中的一句“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直唱得宠妾朝云泪湿衣襟、痛断肝肠。

  我想,古人寄寓杨花,正是在于杨花的轻柔多情与古人的离散情思不谋而合。杨花的轻柔飘离,随风易逝,使得自己成了古往今来情愫满怀的迁客骚人、浪迹天涯的异乡游子们寄托感情与哀思的信物。

  早在北魏时期,就传有宣武帝皇后胡太后所作的《杨白花》词。词曰:“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南家。含情出户脚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秋去春还双燕子,愿衔杨花入巢里。”以杨花隐喻逃往南方的情人杨华,巧妙双关,哀婉动人。

  杨花的轻柔、恬美、娇软、洁白,正迎合了文人雅士的离愁别恨、多情缠绵。所以古往今来,以杨花入诗者不胜枚举。文人们总是以杨花来感叹闺愁别恨、人生飘零,表达怅惘若失的愁绪。他们总喜欢把自己的理想抱负、与红粉佳人的缠绵哀思、与亲朋好友的离愁别绪以及自身的抑郁不得志寄予温柔多情的杨花,希冀从中寻求自己的归宿与慰籍。

  “飞絮淡淡舞起,轻裳浅浅妆成。去时散漫住何曾?总付流光一梦。  素心原无管束,岂为牵惹东风。旧时烟柳又满城,惆怅青衫犹冷。”一曲《西江月?杨花》,把词人内心的孤寂、失意、怅然和抑郁表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如蒙蒙细雨般的杨花又怎能解尽词人的千古愁绪呢?

  杨花是多情的,晏殊《踏莎行》叹曰:“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它想要抚平人生的伤痕,但是也许它只会增加词人的无奈和感慨。杨花又是无情的,“无情雪舞杨絮,离复聚、几番寻觅”。杨花真的懂得什么是离愁吗,可实际上它并不知道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不知道游子们的深深眷恋。杨花目睹了太多的多情自古伤离别的世间爱情纠葛,却软绵无力,兀自彷徨。

  清陈子龙《浣溪沙?杨花》:“百尺章台撩乱飞,重重帘幕弄春晖。怜他漂泊奈他飞。  澹日滚残花影下,软风吹送玉楼西。天涯心事少人知。” 这是对分手之初的内心复杂难言之苦涩的自我咀嚼。词人在词中表述了相思、隔阻、无望之哀,更浓重的是对“他”的怜爱怜惜。倘若没有一种心音相通的理解的露水姻缘,分手则不会有太难磨灭的痛苦。既是红粉知己,又是两情投合,却无力永结连理,更何况明知所爱者际遇哀苦,飘泊无助,此去将会落得怎样的命运安排?真难预料亦不堪想象时,其心底之失落和歉疚百感交集,最无法言语以传。“怜他”句的动人之处,正在于从“理还乱”的情思里抽理出最凝重的一层,传述了难以尽传的心灵悸动。也许此时的杨花最易于表达作者的内心感情,“天涯心事少人知”,唯有将哀思寄予杨花。

  不过,历史上最有名的词句,还莫过于东坡居士的那首《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是非花”,使杨花的“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的生动神态跃然纸上,而最末一句“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更成为点睛之笔、千古绝唱。这首词将杨花的精魂描写的淋漓尽致,把杨花与思妇的形象处理的不即不离、若即若离,表现出一种极其缠绵悱恻的情思,达到了物与神游的境界,堪称极品。

  为学时曾读郁达夫《自述诗》第八首:“左家娇女字莲仙,累我闲情赋百篇。三月富春城下路,杨花如雪雪如烟。”总是感慨郁氏那种把朦朦胧胧的初恋写得如此迷离,如此缠绵,让人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如今,杨花仍然是现代人情感的依托。

  “人的心在江湖容易老,也许梦想失去的太早,又有身不由己的苦恼,旧情难忘当夜雨潇潇。有些爱在流光中变了,想起几分当年她的好,无息无声岁月已过了,人在风尘中何处能寻找。多少浮世男女身随情海波浪飘,好像杨花顺着风招摇,为爱痴痴的笑,把情狠狠的燃烧,地大天大无处可逃。寂寞的风慢慢吹,吹杨花四散飞,冷语流言但愿听不到。无情的风轻轻吹,吹杨花四散飞,前尘往事烟散云消。寂寞的风慢慢吹,吹杨花四散飞,冷语流言但愿听不到。无情的风轻轻吹,吹落扬花四散飞,前尘往事烟散云消……”

  谭咏麟的一曲《杨花》道尽了千百情男情女们的缠绵爱情。杨花,你不是为生存而存在,你怀抱着希望,你是为他人而存在,是在为情而生!

  那年,我也曾感怀于杨花,遂以新韵填词一首《鹧鸪天·杨花》:

  长恨幽幽梦不成,起浮飞絮叹身轻。云心缘系三千里,飘散终归一阵风。  看往日,忆峥嵘,依依水畔柳青青。而今惨惨离枝去,落寞戚戚满苦情。

  我看杨花多寂寞,杨花看我又如何?

  愁到杨花自成诗!

  

上一篇:睡了多久
友情链接: m.fgg878.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