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毅奇异的梦境

  一个人在阴森恐怖的原始森林中独自徘徊的时候;

  一个人在滔天巨浪的茫茫大海中孤独航行的时候;

  一个人在满是尘埃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蜘蛛网中折腾、迷茫的时候,试想一下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与心情?应该是一幅令人胆颤心惊的情景,似乎会有一种大难临头,快死的心情、感觉;可能还会有一种侥幸的心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此时唯一存在脑袋空间的想法、心愿便是要活着,活着才有出路,求生是人的第一意志与念想,此时的意志与信心显得尤为坚毅与奇异,坚强与珍贵。

  我仿佛在大森林中咬着牙,艰难跋涉,坚信有走出充满狼虫虎豹,可怕黑色陷阱,原始森林的一天,有曙光再现的那一刻;

  我又仿佛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中与海浪、海怪、礁石作着斗智斗勇、永不妥协的拼搏,心中总有那么一丝希望,有望到达胜利彼岸的那一刻;

  我又仿佛在巨大毒蜘蛛织成的灰色大网中颠扑拼命,捣毁毒巢,总有那么一线生存的坚毅信心。一种战胜毒蜘蛛围剿的信念,成为我坚定不移的决心。

  我如一个不知疲倦的无名英雄一样,与艰苦卓绝的自然条件,自然条件中重重艰难险阻,以及派生的虎狼毒虫作着拼死的决斗......

  我的思绪重新进入我刚安寝的起始。我独自一人,在宽敞明亮的大房间内悠闲自得,开着彩色宽银幕家庭影院电视机,电视机内传出动人悦耳的华尔兹舞曲;我在一个幽雅的环境中,刚作好一文,然后阅读,然后跟帖、回帖,再然后我感觉累了,困了,我关了计算机,准备休息片刻。

  就在此时,我的居室内仿佛迈进两人,这两人像我认识的人,又不像我认识的人。说认识,他们的面相似乎见过,说不认识这两人似乎离我遥远得淡忘。

  “我们要安装两根线,在你家接一下,对你没有什么妨碍,”其中一电工说道。

  我想说话,但是怎么也张不开口。我心中想道“不能,怎么要到我家接线呢,没这规矩。”

  “安装这设备,对你家中的设施没有冲突,这不是电线,不是网线,不是电话线,是一种新型的环保塑线,没有其他地方能够接线,唯一的接线地点就是通过你这儿再拉出去。”另一电工神秘地说。我正在纳闷,想阻止他们的荒诞举动。说时迟那时快,那电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好了两条线路。我的家中立刻多出两条显眼的塑线,就在一刹那的功夫,两人的身影遁天入地,不知去向。又深又大的陷阱,在不知不觉中向我逼近,我却浑然不知。

  我想说话“你们怎么没经过我同意,不由分说私自在我家中接线,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但是我嘴巴张了好久,却发不出声响了,我成了哑巴。我发狠跺脚,张大嘴巴,都无济于事。

  我立刻想到快上线,快在网上求助。可是怎么也上不了线。我心中叫道,快来人哪,快救救我,我被关禁闭了。我没了自由,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徒劳。我大汗淋漓,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大颗大颗的泪珠随痛苦扭曲的脸蛋往下滴落。正当我伤心酸楚的时候,一个声音让我坚强。“别哭,要坚强,别倒下去,在这里倒下去,没人救你。”我立刻止住泪水,看一下我周围的场景。这不能不使我倒吸一口冷气,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居室中的电视机、电脑,家居一切设施已经不复存在。我的居室以及一切设备荡然无存,这可怕的现象成为事实。我感到大事不妙,心中立刻醒悟到,刚才那两个人是坏蛋。好像依稀记得之前其中一个电工与另一个电工说过“昨天晚上我加班加点到今天凌晨1点,忙活了大半夜。”我脑海中作着记忆,我预感到我的境地处于危险状态,我确定自己失去了自由。我被黑暗包围,我的居室被高压线围困,所以我看不到我的居室了,层层密密的高压线取代了我简洁清新的居室。天哪,我如掉进了万丈深渊。

  于是我开始想办法,我要走出这围困的世界,我在里面苦于喊不出声音,成了哑巴;即便喊出声音,也不会有人听到。我走不出去,在里面必死无疑,现在没有人能帮助我,我只能自救。

  于是我想,我的家最起码有一道出入的门,只要找到这个门口,我就能走出去。我折腾了很久,找到自己被高压线困扰代替的居室,然而这里已经不存在什么门,门窗踪迹全无,里面密不透风,简直要把人闷死。我不知利用什么蛮力,推倒了一小截墙砖,拼着命的往外狂奔。

  我找不到门窗,从推倒的砖墙内蹦出。我拼命往外奔跑之时,我见到前面另一番情景,又令我毛发倒竖。我只见两边钢筋铁丝网紧紧密密,一道连一道,是人真没有本事翻越逃脱的。透过钢筋铁丝网我能清楚地看到工人们在安装着,捣鼓着,忙碌着,这里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新型高科技变电所。他们的上下班出入是用汽车接送至出入口,但是我始终找不到这出入口,难道我真的要被困死在里面吗?

  那些个工人的形象如巨人一般,青面獠牙,让人害怕。他们不听我呜呜哇哇手舞足蹈气急败坏的呼救肢体语言;忽然有一队女工在我眼前出现,我像捞到了救命稻草,挥舞着双手,口中呜呜哇哇声嘶力竭乱囔囔,就是发不出表达意思语言的声音。我鼓足了勇气,拼死拼活抓住了一个女工的手,指手划脚之后,随后拽住了女工的双腿,使出全身力气狠命抓住女工的腿不放。女工似乎看懂了我想表达的意思,说道“那出入口,你根本没法找到。即便你知道位置,你也没有这个体力到达。我们是乘坐新型高科技高速汽车出入的。”我听完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直叹气,泪水又不断涌出。心想,坏人真要灭我这个好人不成,如上天不帮我,真是这样,我也只能在这软禁中去也。但是我心不甘,我还有话要说,有事还没做完呢。我想再与女工说。但是女工们再感动也不敢与我搭讪了,最后看着我实在凄惨,担着违反纪律的过错风险,又与我低声说道“你看,有几个小车停在那儿,那是你们这儿的领导,你向他们反映吧,我们救不了你,只能到此为止了。”女工的话说完,顷刻间人已不知去向,连那些人民的公仆、领导也不知去向,遁天入地,无影无踪。任凭我如何蹦极都是不起作用,其实他们早就看到我了,他们是有意将我困在里面的。我如走进了荒芜人烟的大沙漠,我想到如此下去,困在这里,不被累死、闷死,也得饿死、渴死。

  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因为后面根本没门,我的居室已经成为一片昏天黑地,只有往前走,死马当成活马医。

  我往前走,一片一片空空落落。我坚持不懈的往前走,三个境地:毒虫蜈蚣,漆黑可怕的原始森林;茫茫无际,一望无边的大海;巨大可怕的毒蜘蛛网呈现在我眼前。我没有后退,我也没有退路,往后退,死亡等待着我,毋容置疑。

  我心想世界上居然有这样毒蝎心肠的人,要困死我,将出入的门都封锁了,我可不能躺下,我躺倒,就死定。在我头脑里只有一个概念“一定要走出去,不能倒下,倒下就死。”

  我如走在闷沉沉,黑漆漆的原始森林中,风从我耳边吹过,我如仙女一样飘逸着,两边的参天大树在我身边往后退,蛇虫鸟兽悉悉索索不敢近身,各种奇珍异兽发出唧唧喔喔的怪叫声,两边的野草高过人的头顶,我却是如风一样在荒草上飘过。忽然眼前一亮,钢筋铁丝网贼亮贼亮,发出银白色透明耀眼的光芒;

  我又如仙女一样驾着飞船,航行在奔腾咆哮,惊涛骇浪的大海中,海浪、海怪与礁石在仙女的宝剑下望风而退。海浪向我屈服,风平浪静了;海怪乖乖的向我投降,和顺得如小绵羊;礁石被仙女的宝剑削得变成了海底珊瑚石;

  我又如英勇善战,无坚不摧的女侠,巨大的黑蜘蛛的毒丝、毒网与毒身被仙女的一身正气与正义凛然的大无畏气概吓得出了一身恶臭气味。仙女用香水露汁打倒了黑蜘蛛大毒虫,一举拿下它所占领的地域,黑蜘蛛战死在仙女的宝剑之下,趴在地上,成为一堆黑灰。

  一场生死较量,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斗分出胜负,我终于胜利了,终于冲破一切阻力,到达理想的彼岸,在我的眼前终于出现了金光灿灿的光芒。我正向着光芒大门奔去。我回忆着走过的路,后怕、失败、惆怅、决心、坚强、坚持、坚定,胜利……缭绕着我的脑海。我一阵大喊,一身大汗,手脚并用,全身运动,睁开眼睛,我惊醒了,醒来是今天凌晨3时。

  

分类:经典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0-10 16:24:37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548.html
本文标题:坚毅奇异的梦境
友情链接: 247doit.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