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滋味不好受

  医生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是人类社会的救护神,是崇高、神圣的职业,令人崇拜、敬仰的职业。平湖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主刀医生以及主治医生都是专科院校毕业出来的高级知识分子。

  我的主治医生是一个阳光正气的青年男医生,他是乍浦当地人,2006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的临床医学系。他笑容满面,对人热情,态度温和。他嘱咐陪护家属需要对病人进行全身心的呵护,为病人翻身需要整体翻身。所谓整体翻身便是陪客需要将病人的头部、头颈、手臂、上身、腰部、臀部、腿部同时翻身,不然的话,非但不能对腰椎骨筋脉扭曲状况有所改善,从而延缓治愈速度,而且必将加重腰椎骨的疼痛程度;饮食需要陪护家属对病人进行喂食、喂水、喂药;洗漱、穿衣等事需要陪护家属进行护理帮助;大小便需要陪护人员帮助病人在床上使用扁马桶,病人不得起床,否则对病人健康恢复不利。病人不能活动,卧床静养,一切生活、医疗事务由家属进行特级护理。

  大年29日是小年夜,我们病房的8号病床住进第二位女病友。她是一个比我们都年轻的女农民工,同样是国家征用土地的拆迁户。她手臂的经脉上生了一个良性肿瘤,需要进行开刀手术摘除。给她开刀动手术的是一个博士生医生,他是东北人,身材魁梧,同样年轻阳光,对人热情,态度和气。

  我的第一位女病友,今天她要出院了。

  我住进医院,看着这些病友一个个能够活动出院了。可我终日里还是疼痛难忍,不能下地活动,这个滋味真是不好受。我担心我会不会得半身不遂,或者落下终身残疾,瘫痪在床。我向我的主治医生询问,顾医生让我安心养病,丢掉不必要的顾虑。他说一个星期后,疼痛会得到有效控制与缓解。可我还是动弹不得,一动便是要命的疼痛。我疼痛时一是会全身像发抖抖病似的颤栗、抖动,二是会着急害怕得直冒虚汗,难以支撑整个身体。

  “医生,我会不会得半身不遂,或者落下瘫痪在床的终身残疾。”

  “不会,你会好起来的。不过你要配合医生,不要自己乱动,这样才会痊愈恢复的,否则的话会减缓痊愈恢复的速度。当然腰椎骨疼痛是难熬的,很不好受,但你尽量要听医生的话,这样对你的病情好转有利。这个病的大痛缓解期是一个星期,要不痛起码在1个月后。有道是伤筋动骨100天,不无道理的。伤筋的恢复期尤其更比伤骨恢复期长久。因为你的肠胃消化系统、呼吸系统情况都比较脆弱,故所以你的恢复期自然要比一般人长一些。你的伤口处的筋骨压迫了周围的血管、经脉,所以疼痛难忍,且时间又长。你要有耐心,配合治疗,会有效果的。开刀病人,手术成功,没几天便能活动;你这情形,医生建议你停止一切活动,只能卧床休息、治疗。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活动,才能达到恢复痊愈的预期效果。”

  “我的天,这可苦了我了。”我长叹一声。

  “没事的,配合医生,好好养病。”顾医生的言辞与阳光笑脸总是让人感到亲切,就像亲朋好友那样令人感到好像在家中那样的温暖。

  “顾医生,我住进医院已经一个星期了,但是这抽筋般的痛苦还在延续,这可怎么办?”

  “因为前几天,你还是下床大小便,我嘱咐过你,不能多动弹,否则的话你的治愈时间必定会延长。你若是疼痛难忍的话,吃止痛药片也是可以的,但是止痛药片对胃肠道系统肯定有副作用。这样吧,我给你用一种激素药,让你减少一下痛苦。”

  “好的,为了减少痛苦,我愿意用激素药。”

  “用这个激素药需要病人签一下字。”

  “我给你看一下合约,然后你签字,我就为你用药。”顾医生又说。

  顾医生给我看了那合约,条文大约有7至8条,其中最主要的有三点:用此激素药一是对胃肠道系统存在风险;二是对呼吸系统存在风险;三是对神经系统存在风险。我最怕其中第三条,如果脑袋坏了,那我此生岂不成了废人一个。

  “顾医生,如果我用了此药。会不会对脑袋造成影响,成为一个白痴?”

  “一般都不会,大剂量的用药会造成一定的风险。我给你用2支的剂量,应该是没问题的。”

  “顾医生,你给我先用1支剂量,今天没问题,明天再加1支剂量好吗?”

  “好的,你害怕,先按照你说的剂量用药。我向博士生医生请教过,他说‘小剂量用药不存在问题。’”

  “顾医生,为了减少痛苦,我签字。因为腰椎骨的痉挛疼痛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于是第一天,顾医生在我的点滴吊水中增加了一支激素药,第二天又增加到2支激素药,第三天保持2支激素药,减轻我疼痛的程度。几天下来,我的疼痛状况还是强悍得如暴风骤雨般的厉害,我在疼痛中咬紧牙关忍受着。

  小年夜到了,我认识的9号病床的第一位女病友出院,我为她的康复出院开心;小年夜住进医院,8号病床的第二位女病友,当天手术顺利、成功,第二天是大年夜,她便能康复出院。

  这第二位女病友的身体状况是强健的,她在某企业上班,她的老公在某单位做保安,这是一对典型的农民工夫妻。他们家的情况显然不能与第一位女病友家的经济条件相比拟,在中国,公务员的收入毕竟是国人愤愤不平的高俸禄。

  第二位女病友是利用工厂假期的时间来做手术的,那天她的老公还在单位值今年最后一天班,小年夜那天是她那在二院做护士的女儿,陪同母亲一起来住院开刀的。她的女儿在二院工作两年,也算是农民家庭中令人羡慕的那种状况。单位的保安不顶班自然不能算出勤,哪怕妻子在医院开刀,所以她的老公还是在单位上班。保安的工资收入与公务员的工资收入自然是有天差地别的差距的。

  之后,我认识的第二位女病友在医院开刀,基本是她一个人在医院自理。只是在她女儿上班前后,抽出时间照顾母亲的。大年夜下午,第二位女病友在作为内科护士的女儿值完本年最后一班,然后上四楼骨科病房,陪护母亲出院了。

  

分类:经典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0:49:18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537.html=
本文标题:疼痛滋味不好受
下一篇:土篮
友情链接: ssem82.com    vg30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