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里装睡的鱼

白昼是喧嚣的彩,

夜晚是安静的黑白。

而我,偏爱夜晚,

爱月下幽微的柔光,

爱房子里温暖的烛火,

以及那个,

缓步踏入梦中来的

还不认识的人……

——题记

总喜欢在夜深以后提笔,写下一些装睡的呓语,写给自己的心。

那个时候无人打扰,心却开始活跃起来,想想那些现在这个年龄始终想不透的事,可那样才会有无穷的吸引力。任它们将我的思想带入无边无界的深夜,让我每个夜晚都能睁眼从昨天到今天,看时光在子夜流成一条弯曲的河。而我,是闭不了眼的鱼,游离在梦境边缘。

有人说:“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一开始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像许多经典的流传至今的大道理一样,别人跟我重复再多,我也并不能领悟到其中的真正含义。直到,自己也在这个有些神秘、有些荒诞、有些美好、有些轻狂的终将逝去的青春里,去勇敢了一回、去疯狂了一回、去执着了一回、去愤青了一回,我才在那些“不堪回首”却无比弥足珍贵的记忆中一步一步,做到了别人所说的成长。

成长这个词有多么沉重。上帝永远都是公平的,他关上了你的一扇窗,会给你打开一扇门;他让你在青春中学会了成长,也必定要你付出成长的代价。拥有和失去其实都是成相似比例的,谁也不必去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有更多经历,而去拿曾经的伤痛做无谓的争论。每个人都有一段或深或浅的痛,每个人都在痛里或快或慢地成长,这就是青春无悔的代价。在青春的小路上,一边失去,一边寻找,才看到,世界很大,也很美,并不需要多余的眼泪去修饰。快乐、悲伤、孤独、想念都是自己一个人的,而我可以过得很好。当我脚步再次停留,便是我下一个故事开始的地方。

只是有时候,我不得不在现实中“装睡”,后来也渐渐懂得所谓“感动”,不是爱情。

每一次迷惘、惆怅,都犹如行进在黑夜里,陪伴我的只有星子的微光,和白月的朦胧。一开始是无比的害怕,害怕夜的黑,害怕夜里的孤独,因为那时候的心,还只是简单地渴望天明的清楚分明和温暖,还没有贪恋白昼的缤纷绚烂。别人都跟我说:习惯就好。是呢,当我习惯了夜的黑,习惯了夜里的孤独,便越发觉得,其实夜晚是最美的时刻,纵然有许多人会在黑夜里跌跌撞撞,但我可以用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摸索着自己的影子,去寻找光明。只是不知不觉又过完一年,时间越来越仓促,那些人和事飞快地从身旁退去,伸手抓得住的,只有自己。在深夜里,世界都安静的时候,我也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关于这话,好友却回了我一句:“那证明你还爱自己。”恍然醒悟,原来我在“装睡”的时候还没有丢失初心。我还是会像鱼一样,吐出装有最真诚的心愿的泡泡。

那么另一个话题呢?我也不想说得太明了,“隐晦”这个词就是对复杂的人际关系最好的修饰,懂我的人自然明白我的欲言又止,不懂我的人又何必让他知道这么多。而默契也是最考验两个人的,并不是非要什么都想到一块去,而是最简单的,我在想你的时候,你也在想我。这是两个人的事,很多人是以聪明人的姿态活给别人,却以傻瓜的心态活给自己。白天笑着和别人说那些曾经哭着的事,晚上一个人痛彻心扉。心似倒影,总在世俗的水面看见口是心非的自己。其实,做真实的自己就好。生命本就是一场以为,一场假装,一场天真的美丽。只是错误地揉和在一起,错误地修饰了自己。优雅不需要修饰,可优雅有多难?我只想塑造一颗优雅的心,一个人独立而优雅地活着。因为我明白,海不会枯,石不会烂,地不会老,天不会荒,我拥有的,只有此时此刻。一瞬,即永恒。永恒不是诺言,不是我们轻易去爱一个人,也不是我们轻易去恨一个人的借口,在这里没有对错,没有伤害,只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自我。现实也并不残酷,只是我们的憧憬太过于美好。风,吹不散,那人的气息,但你一不小心,就会听见风消失的声音;时间,带不走,那人的回忆,但当你真正遗忘之时,就再也找不回当初刻骨铭心的感觉。正如好友所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住着一个不再可能的人。有些人路过青春一下子,却在记忆里搁浅了一辈子。”那只是走过生命的一个路人而已,路人是离我们最近的陌生人,也是跟我们最有缘无分的人。只有少数,留下了回忆。那么,就让他们尘封在记忆的匣子里吧。从此以后,不轻言承诺,不轻信承诺,我只相信并热衷于生活。就如一朵花的思想,任由生命的美丽绽放,因此人们总是赋予花朵最美的寓意,而我相信,会有一个人,将以一朵花的名义,赠我一世芬芳。

说了这么多,我们真的懂得的又有多少呢?或许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也只是在黑夜里睁着眼睛瞎想。但是,我清楚地明白一点,其实,我们二十来岁的一无所有,令全世界羡慕。为赋新词强说愁也好,天马行空地胡扯也罢,我坚信,只有自己一直保持着闪光点,才会在别人都放弃之后,成为所有人的中心。所以,我仍然会在深夜,幼稚地画一只月牙挂在云端,把一颗心投掷到梦里,留有我最真挚的愿望;幼稚地问自己:天明之后,月亮是不是沉在了水底?

一梦入冬,我紧闭的眼睛,装满了蓝色的海。你在海上,我在海下。但如今,我已不再贪恋。我只看见夜很深,梦很重,而我的心飘在了窗外,牵扯着风声……

当我真的累了,就把自己好好地交给梦吧。

明晚,再做那条装睡的鱼。

上一篇:一段旅程
友情链接: impre55.com    nazca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