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向着幸福走近

  让我向着幸福走近

  1

  那时,独自在岛上生活。那片被广阔的海水托起的陆地上,一样有植物,有村庄。

  在一个举目无亲的人的眼里,村庄是小的,小得好像只住着自己一个人。尽管有往来的人和车辆,尽管作物随季节的深入而成熟着,但是,它们好像都与我毫不关系。我的心是冷的,冷得像冰。我知道有一个人在另一个离我不远的岛上,不需要多久,她就会有她自己的家了,有她的爱人和孩子。这些都是她的,仅仅属于她。哪怕回忆是美好的,我也知道她会尽量地阻止自己的回想,包括那些刻骨铭心的校园时光,包括那些曾几何时的隔海相望,那些不清不楚的青春往事。

  我们都有太多隐没于心的难处,以至于令自己有些害怕接近自己。不曾去怪难过谁,我信命。信宿命里冥冥中的生活路径,信这些渐行渐远的真实脚步。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是只属于那个叫繁强的村庄的,舟山东面的一个农渔村。我要在这里消磨掉我所有指向鲜明的痛。我住在村委会安排的小屋里,小屋门前是一大片水田,水田宽广如一个完整的世界。农人们播种、施肥、收割,连贯的动作让我对时间产生了怀疑。

  当我再次梦到她的时候,她已是为人之母了。感情这类东西曾令我没了主意。与之相恋三年,再用三年将其忘记,漫漫岁月让我们都成了各自的自己,真实而恰当的处在自己的生活里。现在的我有好多好多与她无关的故事了,我知道她也有了自己许多我所不知道的故事。在时间的历练中,我们开始慢慢褪去虚幻和浪漫的装裱,我们都要开始真了,像眼前的生活一样的真。我也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坐在离她不远的草坪,手握瘦小的写字笔,写她的面容,写她的衣裙,写她的长发,写她的亲人和她遥远的小时候了。

  那晚。

  月亮光而大,照着窗外一片清瘦的禾苗。

  我要和自己清算:遗忘远在理想国的所有事物,开始到生活里规矩地生活,有个家,有一个女人,完成生为人子的义务。

  2

  大学毕业,M在杭州的一家企业工作。生存是难的,努力却没能赚到一个多好的结果。年龄是经不起岁月几经周折的,一天一天,日子的数字累积相当可观。

  M说,同学们很多都成家了。很多也都有了孩子。

  我说,是。

  其实,这样的对话已经足以证明彼此的年龄。好像是再一次地提醒自己要有所警惕了。

  这是我们初中毕业十年后的某次对话。

  后来,M成了我的女朋友。M善良而美丽,话也不多,脾气甚是好。说真的,我反倒有些担忧她的太好。过往的经过,让我对过于美好的事物有所顾忌,何况是一个自己不能与之相匹配的女孩。无论从外相上还是从工作上,我都是拿不出手说不出口的。这么几年来,我从志愿者到消防队合同制消防员、宣传员,再到村干部。我做琐碎的事情,比如给低收入青少年填申请表,比如到民居或企业采写消防新闻,再比如给村民办社保、办医保、做调解等等。我一直是一个体制边缘的人,当然,这是我不得不甘愿的,我没想过要从此些种种行为实践中索取到一些什么,从来没有,这是命,我得认命。也正是这样的命,让我对自己不自信起来——它源于物质。“物质”这个词时不时的让我紧张。这种紧张,让我迟疑。

  我与M讲我的家境。讲我父亲憨憨的农民形象,讲我母亲矮小的身子,也讲幼年时在他乡漂泊十年的记事;讲我的身份属性,讲我薄得难以启齿的收入,讲我无房更无车;之外,也与之预言过将来生活中或许不可避免的种种困难……没有保留,一字一句的与她讲,清楚地讲。把所有与我相关的真实事件告知她,其实意,也就是告知她:你还有很多很多的选择,不是说么“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选择决定命运,尤其是女人更为脆弱的命运。

  3

  M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决定与我在一起,并一同回到家乡工作。

  在一起的时间里,她没有要我为之买过什么稍为贵重点的礼物,没有提过多的关于“房子”的字句。我们这代人,“房子”是多么的敏感,它时不时破坏着我们平静而规矩的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房子有很强烈的痛恨感。我恨它们高大而显眼地矗在虚无的空间里,它们多数身体空空荡荡地虚度一年一年的光阴。可它们,依然高高在上,我和许多像我这样的人,唯一能做的只是抬头看上一眼,然后继续行走。当然,这种恨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淡了。当想到自己之于偌大的尘世上是多么渺小的时候,我的怨恨真的也逐一的消失了。

  M让我理解了成熟。

  从内部开始塑造强大,实验着强大,我逐渐感受到生活是美好的,理想是有意义的。我开始告诉自己,不论周遭的事态如何发展,我要以良好的精神态度来对待,哪怕不能有多少好的改变。我要到自我的生活轨迹里去了,并且乐观、向善。

  在鼓励中得到改变的人,同时也改变了鼓励你的人。M的介入,像是一种品质优良的调和剂的参合,改观了彼此对幸福的认知。这样的认知,多少削弱了一些当下生活给我们所带来的无奈和沮丧。我们规律的上下班;准时的回家烧菜做饭;周末闲暇也出去走走,看看祖国的好山水;夜来风雨之时,沉寂下心来涂画字句,细细碎碎地说点内心意愿的话。早年,我形容自己是不甘于平庸,但是不得不平庸的那种人。现在看来,平平凡凡没什么不好,只要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充实的,有意义的。

  对于M,除了说谢谢之外,我给予不了太多的东西。至少是在当下。

  4

  “小花躺在尘土中。

  它曾经寻觅蝴蝶的路径。”

  我清醒于夜晚,谈起彼岸的森林

  以及你喜欢的歌和湿草

  我无欲无求。我触到你素雅的群沿

  我相信你的甘,你的苦

  你汲水的瓦罐上时间的裂纹

  你不再往回走,不再急急躲开

  零散的风轻轻将夕阳下微红的柳枝吹动

  水草无数

  你不再要害怕黑。焦虑和忧伤

  都在林子里迷途,这里没有它们的路

  没有闪烁的指引,也没有

  开着的多余的门

  临近的秋天,我在深色的高高草坡之上

  念着你的名字,你的

  果实一样沉甸,一样甜蜜自由的名字

  我知道

  你来了,今生不再会走远

  没有多少露骨的表达,但可以确定它寄托了我对这份感情的珍惜和对未来美好的渴望。这是需要勇气去对待的,我相信时间可以见证一切。

  M说她算过命,命里说她将来会好的。那么,以此推算就是我们会好的。28404.com

  我对命的相信由来已久。于是,我特别喜欢用这种相信来宽慰自己。它有时候几近成了我的信仰,成了我身上一件好用的工具。算卦先生的话,让我们把希望摆放在了更宽远处、更高处,也让我们更加确定真爱的存在。

  5

  ……那年,我的爱情输给了房子,输给了现实。后来的几年,我一直有种恐惧感,而且常年惶惶不安,我以为理想中的爱情将不复存在了;我以为远远的漂泊就从此处开始,从离自己身体最近的地方开始。我惧怕这种漂泊的辽远、没有尽头,浩瀚无边。

  我命好。

  是M颠覆了我对此的认识,并重新构建起我的精神家园。这无不是“源于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吸引和呼唤,如此冥冥抵达”……

  这么说着的时候,“七夕”就来了。

  “七夕”像是一种约定的仪式。我期待这种传统的仪式。期待是因为我的热爱,热爱是因为它的美好,而对于这种美好,我却毫无对策。拿什么来完成这一仪式好呢?衣服和首饰我选不来,吃的用的也不缺,我算计着制造一种“甜”。我以为甜是最为复杂的一种味道,仅靠味蕾是不能够尝出来的,这种过于精致的甜,令我不舍得打开。可我还是该说出来的。在这个湛蓝湛蓝的天空下边说出:爱。于是,爱在我的身体里、命运的世界里,溅起幸福的回音。我又尝试性地对着牢靠而忠诚的大山呼喊——

  M,嫁给我吧!

  我不知道是否会有回音传来。虽然我没能做到更多的好,忠诚,并且这样一直一直忠诚下去,是我所情愿的,爱让我没有理由的情愿。如果可以让我们在平凡的恩典里,渐行渐远,我会将它作为我此生最好的幸福收藏。

  “心跳最茂盛的地方,那是爱的故乡。”我再次用到这句话的时候是深夜了,窗外的黑越聚越多,它们如此安静、细密,均匀如水。这个时候,我似乎看到M正抬手指着深邃无边的天空教我说,看,这是牛郎星,这是织女星。

  

分类:爱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1:15:28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aiqingsanwen/130.html=
本文标题:让我向着幸福走近
友情链接: amsp85.com    nazca3.com